menu
随想——在家

在家时,即使什么也不做也是快乐的。

每天劳累后回到家,晚上泡一杯茉莉,淡淡的茶香溢满整个空间,使人微醉。 从小喜爱喝茶,有时候为了能呷一口极致的味道,夏日里不惜走上二十几公里,待满头大汗,嘴唇干裂,回来烧一壶开水,捏上一撮香茶,滚烫的水裹着茶叶像浪一样在杯中翻滚,再静静地沉淀下去,这时的我也沉在座套都已干瘪的沙发里,共舞时光。

斜靠在床头,翻看以前的书,文字好似都变了一种调。易安人说,“旧时天气旧时衣,只有情怀不似旧家时”,这就是流年如斯吧。老乡远隔千年,如今却恍如对面,一场忧伤的邂逅。人是脱胎不了世道的,她少有快乐,后家破国亡,诗调总是太悲伤苍凉,要么饮酒,要么睡梦,只没心思弄妆。少有“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的羞涩;也有新妇“云鬓斜簪,徒要教郎比并看”的快乐。只是在这样的日子太短暂,后来,命运就成笔下的“感月吟风多少事,如今老去无成。谁怜憔悴更凋零”了,什么心情呢?“试灯无意思,踏雪没心情”。

书看倦了,没有一点睡意,放平枕头,关上灯,拉开窗帘,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抬眼向窗外望去,是四方四正的星空,白墙上,是它涂抹成淡蓝色的菱形。世间我看两物总没有厌烦,一是碧蓝色的海,另一个就是这夜晚的星空。有时竟能几个小时地就这么看着,直到东方的天由暗黑变成深蓝,鱼肚白变成处子红,远处传来叽叽喳喳的叫声,清晨了。

“看天亮是一件寂寞的事情”,这是顾城的天空;海子在一首诗中写,“天空一无所有,为何给我安慰”。我想,夜晚的天空,守护多情的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