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害怕死亡

此刻有谁在世上某处走, 无缘无故在世上走, 走向我。
此刻有谁在世上某处死, 无缘无故在世上死, 望着我。

——里尔克《严重的时刻》

怕死是每个人都有的特点,小时候做梦梦到死去后的世界,常常会惊醒。长大后思考起死亡,我会想我要如何活好一辈子。看老舍的《我这一辈子》是在高二,当时的感触已经忘得 7788 了,但是忘不去的却是人生的短暂与无奈。

有时候觉得时光短暂,一转眼都 20 好几了,有时候越觉得好无聊,人要活这么久会不会很累。人就是这样自我矛盾与思考的动物,也许也正是有着复杂的唯心世界观,也才有了丰富的人生。有人说:“活着就朝着自己的目标去好好奋斗着,就算是失败又有何妨?而死亡只是一句简单的晚安,一种深层次的告白与解脱。”可是,到了真正面对死亡时,又能有几个人能淡定?

一年前的时候我曾尝试着写死亡这个话题,对于死亡,试图长篇大论,结果是自己思维的渺小与肤浅。或许,正因为没有真正接触过,所以只能是一些只言片语。我只是觉得,太多人,对于死亡的思考,并不够深入。或者因为各种各样的忌讳,难于说出口。没错,这不是个轻松的话题,但相对生,面对生命的另一个端点,我们是如此漠视并恐惧死亡。但是如果不看清死亡,那生命的意义,我们至多理解了一半而已。对于死亡的思考的力度决定了我们生活的深度。

死亡是一个令我们忌讳的话题,可是谁能不面对呢?想想今后的自己,或许还要面对亲人的离去,心中不禁一寒。生命总是很脆弱,任何人,不论生前多么波澜壮阔或是波澜不惊,到最后的存在,只是那样一个小盒子,很残酷!

16 年前我的叔叔因病去世;10 多年前,我还模糊记事的时候,我的小姑便因车祸离世;3 年前,我最挚爱的爷爷,因为病痛合上了双眼;一个月前,我那受了一辈子气的奶奶被查出癌症晚期。电话里和奶奶唠叨的时候,她絮叨着活着一天赚一天。生与死,转瞬之间,有时快得让人不知所措。

想起 2 年前的深夜和舍友一起看的电影《时间规划局》,生命变成了货币,人们可以永远不老不死,只要你有钱(时间)。有几幕我特别难忘:那位施舍了男主角一个世纪时间的富人,用最后的五分钟看着这个世界,然后,五秒的死亡倒计时开始。一对母子疯狂地跑向对方,母亲却没有多出一秒钟的时间,还是死在儿子怀里……每个人的死亡时间都是可知,那种恐慌,那种生活,让人不知所措。

1 年前开始考虑写死亡话题时,我尝试着翻了翻陆幼青的《死亡日记》,时至今日,我依旧无法理解陆幼青的那份面对死亡的坦率与自然。对于我而言,缺乏的还是深度的思考,生命的沉重并不如死亡那么坦率。

活着便是一切,我无法说我不害怕死亡,但也正是因为害怕,活着便有了意义,有了向前奋斗的动力,不是么?

“不能照例说再见的,虽然我们总要再见。
且让我们入静,无论我们在哪里。正在干什么。
在你去过的一座遥远的山里,向阳的山坡,
在一段久没有人走过的田埂,草丛中,
在枯涩昏黄的台灯光圈外。冷落的花盆中,
在为典礼而忙碌的皇家园林中,精致的圣坛,
有一些小小的,名叫向日葵的植物在生长,
笑脸为形,真金为色,且懂得寻找阳光,
让我们入静,
意念春光,静享人生……”

——《死亡日记》的休止符

秋叶之凄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