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碎花布裙
2011-09-21

时间的流逝总会带走些许旧事物,仅遗留下些许影子,投射于记忆之中。

——题记

儿时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傍晚同老妈的散步。漫步于夏日的傍晚,走过田野、小河,嗅着扑鼻的油菜花香,感受着迎面而来的略带凉爽的风。这大概是一天之中最惬意、最悠闲的时刻了。

懵懂的年华
2011-09-19

记得当时年纪小,你爱谈天我爱笑。有一回我们并肩坐在桃树下,风在林梢鸟在叫。后来不知怎么我们睡着了,梦里花落知多少。

——是为题

现在已经是凌晨,放下手中握得发烫的笔,理清发胀的思绪,我开始想恋你。窗外响起了夜虫的鸣叫,隔屋传来了老爸均匀的呼吸声。我想,你应该早就睡了吧。轻手轻脚地摸出一本装饰精美的本子,我开始埋藏对你的不尽思念。

不知什么时候起,澡堂这个词离我们越来越远了;也不知又是什么时候起,热水器步入大街小巷。而澡堂,只能成为记忆中的点滴碎片,点缀成串,交织成一幅幅似曾相识的画面。

——楔子

记得小时候,我是怕洗澡的。不是因为洗澡不舒服,不是因为洗澡麻烦。而是因为,我是在女澡堂洗的。

寂寞的疼痛
2011-09-16

某个月明风高的深夜,我无意中打开学校的学生论坛。出奇的是,竟有2000多人在线,无聊的话题,纯表情的回复,似乎都在折射出一个词——“寂寞”。

——是为题记

也不知道最近是怎么回事,某明奇妙地容易伤感,可能受季节的感染的缘故,也或许自己本来就是个忧郁多愁善感的人。

且听风吟
2011-09-14

午后的时光,阳光明媚,气温尚好。我喜欢于此时在学校教学楼后的树荫下面读书,看天上风云变幻。而今天,却有人先来了。那是一段长达45秒的爱恋。

——题记

第一次说“且听书吟”这个词,是在《格言》上的小说内。故事中的女主人公携手一本《且听书吟》去见男朋友,只为寻找共同话题。“且听书吟”,这是一个令人遐想的词。去倾听风的吟唱,那么风是否会吟唱?它又在吟唱什么?它在为谁而唱。光是这个故事就令人浮想联翩。我也曾想像故事中的女主角一样,来一场刻骨铭心的爱,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