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旧书之联想
2011-09-12

每本书都有属于自己的思想,亦可称之为灵魂。而这灵魂的载体便是纸张和文字。时间的流逝,可以令书本原本白皙的直面发黄、生霉。就像是少男少女的洁白的双手、粉嫩的面颊,在光阴的长河的洗涤下变得暗淡、起皱。但纵使一本书再破、再旧,于其中的灵魂却不朽。

经历了无数次的选择无数次的徘徊,最终还是选择了独立博客,这亦或是起点亦或是轮回。

— 题记

爱上文学大概是小学六年级,第一次作文获奖被老师拿在班里朗读。依稀还记得当年同学投来的羡慕的眼光和自己自豪的心情。也从那以后对语文的兴趣一发不可收拾,《读者》、《青年文摘》、《散文》这些阅览室里的杂志都被我读遍,里面的好词好句都被我收录在自己的笔记本里,而自己的喜怒哀乐都被我记录在私密的日记本里。这一切都随着一次次的搬家奔波,渐渐消逝了……

(一)雨来

今天下午的厦门下起了雨,闷热而又纷乱,似乎与闷热的午后不相协调。一切显得是那么的突兀,就像那杂乱不堪的思绪纷纷扰扰洒落。溅起一片湿热,扰乱一池如镜的思绪。豆大的雨珠不断洒落,才一会儿地上编汇起了一条条小溪。雨中没带伞的行人匆匆跑过,楼下的小孩在屋檐下唱着: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谈恋爱,谈恋爱。一只是公的,另一只也是公的。真变态,真变态。 = =。囧

这样的雨,实在是让人烦恼,接连数日,没有停的时候。

这样的雨里,想做的事情实在很少。天空,灰蒙蒙的心情,也是灰尘,整个世界都是变得忧郁而烦闷。

对于雨天,从小就是心怀不平的。

旧月台
2011-01-04

夏日傍晚的太阳已收敛了它一天的炎热,仅洒下点点余辉,投射在路面上。在这个略觉清爽的午后,我沿着屋后早已废弃的铁轨开始了随意的散步。

也许是因为将之废弃不用,更或许是时间的漫长,棕红色的铁锈将其覆盖,斑驳的马齿苋、狗尾巴草将之团团包围。它,快被人忘记了吧。

双脚踏在其中一根旧铁轨上,玩起了儿时最喜欢的Stand-by-Me(注:出自1986年的一部美国电影)。哎,就是在铁路上走啦。张开双手尝试着向前走,一次次地滑下来,又一次次地重新站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