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旧月台
2011-01-04

夏日傍晚的太阳已收敛了它一天的炎热,仅洒下点点余辉,投射在路面上。在这个略觉清爽的午后,我沿着屋后早已废弃的铁轨开始了随意的散步。

也许是因为将之废弃不用,更或许是时间的漫长,棕红色的铁锈将其覆盖,斑驳的马齿苋、狗尾巴草将之团团包围。它,快被人忘记了吧。

双脚踏在其中一根旧铁轨上,玩起了儿时最喜欢的Stand-by-Me(注:出自1986年的一部美国电影)。哎,就是在铁路上走啦。张开双手尝试着向前走,一次次地滑下来,又一次次地重新站起……

樱花谢了
2010-09-18

三月,该是樱花开放的季节。而三月之际开放的鲜花,却不止樱花一种。但凭心而论,真正能触动心弦的词,该是樱花。

第一次接触樱花,是从小学的音乐课本中得来的。那首极具日本风格的歌曲也由此铭记于心。真正见到樱花时,应该是初一了。初春的午后,和同学们一同去大明湖看樱花。远远望去,湖边树上全是粉红的一片,似淡纱,似粉彩,似迷雾。走进了才发现,它们全是由一朵朵的樱花构成的。低头拾起一朵樱花,它是多么细小、纤弱、惹人怜爱。一阵风吹过,下起一阵花雨。无数朵樱花随着风纷纷扬扬地撒下,空中的世界分明变成了花的海洋,也许神话中的天女散花不过如此吧!樱花点点,缀在行人的头上,肩上,夹在了我怀中的笔记本里,也落在我的心头……

凤凰花开
2009-10-29

凤凰木,被誉为厦门的市树。当你漫步于厦门街头时,除了亚热带常见的棕榈,看得最多的树,怕就是它了。人行道上,放眼望去,一行行的都是凤凰树。虽已是金秋十月,对于亚热带的厦门,只算是夏至未至。

故那原本在盛夏开得烂漫的凤凰花儿,此刻依旧开了大半。火红的花儿挤着、簇拥着,占了大半个树儿,远远望去像薄雾一般看不真切,只感觉似火在树丛中跃动。只有走到近处,眯起眼睛时,才可以看到那点点的花瓣、细蕊。比起故乡的枫叶,这凤凰花儿多了一番迷人,少了一番萧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