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2011 年的第一场雪

角落里有一片暗雪 / 我猜它会是 / 一张被雨水冲着 / 想在那里休息的报纸 / 它的周身 / 被不大的印字布满 / 一天的新闻恰如历史的一粒微尘 / 曾经存在 / 却又慢慢的变得微不足道。

昨日傍晚时分,天上开始由小雨转为小雪。我坐在暖暖的自习室里看着书,却不知,外面早已下起了雪。某刻被女友云儿的推去看雪,才发现,窗外早已是银装素裹。

外面的雪下得好欢快呀!喜欢冬天,因为自己喜欢下雪的日子,喜欢雪花洋洋洒洒的飘落。今年的雪来的比去年早了很多,还记得去年那场薄薄的小雪,只把地面刷白。而今年的上天终是不吝啬,在 11 年 11 月的最后两天给大地披上了洁白的衣装。

大雪点亮了齐鲁大地,也用无瑕的白色刷新了我们的校园,远望去,红色的教学楼,淡黄色的宿舍楼更显得稳重和温馨。我喜欢雪却没有为什么,只是喜欢。这种白色充满光亮的白色,可以把所有的不光彩的尘埃、垃圾、枯枝烂叶一起盖在下面,而只允许人们去寻找和探索雪下的事物。大雪给本来郁闷几分沮丧的我带来了一点欢快和舒心,真是好雪。

夜晚,雪花透过漆黑的苍穹飘落人间,它们在自习楼前的路灯照射下显现点点身影,在风中时而左摆时而右摆快活的活动着。它们很像一群有生命的洁白的小精灵,相互嬉闹着,集体飞向某方,前面的忽然停住了,后面的也跟着回转,似乎听到了前面雪花兄弟姐妹的呼声:再走就撞墙了,撤!于是乎又集体跑开了。偶尔有几个淘气的小精灵前来伏在面前的窗玻璃上,静静的,这才发现它们是那样的娇小,却很快只剩下几点晶莹的水点。想起论坛上有人贴过的雪花的容颜,放大了几十倍的,很是漂亮。简单中透着复杂,丰满和谐,六边形的骨架自然美观。不晓得大自然如何构成如此小巧的规范,更难以想象他在雪花六个枝上做的手艺……

雪花飘落,在世界的各个角落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有的落在水泥地上,化成了水,是哭了吗?至少为后来的雪花润湿了栖身之地;有的落在草地和松柏上,在黯淡的夜中透着洁白的靓影,想像它们在枝丫上你推我挤的闹得不亦乐乎,这时我想起了日本宫崎骏的“鹿神”,茂密的丛林中小孩样的木精们从树干的罅隙中钻出来晃动着脑袋发出的哒啦啦哒啦啦的弹性的声音,时而又将脑袋转个 360 度,也是你推我挤得,有时背着伙伴在树间走来走去,表情丰富的露出累而调皮的神情。想象着想象着,心底萌生出几分喜悦。

想起初一时看过的一部名为《我的兄弟姐妹》的老电影,其中的情节,已经非常模糊了。却一直记得其中的一句台词:兄弟姐妹们本是天上的小雪花,落到了地上,结成了冰,化成了水,就彼此再也不分开了。瑞雪寒冬,独在异乡的我是那么孤独。就像是空气中依然在恣意飞舞的雪花,一直流浪、漂泊。但是,落叶归根、老燕识巢,迷途的游子离不开的是远方的亲人。拿出手机,拨通厦门母亲的电话问一声安好?便心安,厦门依旧温暖如春。

再次回望窗外的雪景,月亮已经出来,照射在雪地上,伴着浓雾反射出一片银白色的辉光,似是天上的宫阙。真可谓一场好雪!

2011 年的第一场雪(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