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前些日子在淘宝上买了块手工香皂,洗衣服时无意间弄错了香皂,以至于这些天衣服上总带着股淡香,干净纯洁而又温柔的味道。秋雨初晴的午后和云儿携手行走在校园里,甜韵的檀香混杂着泥土特有的芬芳,空气凉凉的,紧握的手暖暖的。雨后的空气里香味来得分外浓些,嗅在心里绵绵地化不开。云儿笑着说:“这就是恋人间的味道吗?”

一直以来对于香味都有一种特别的追求,我喜欢那种不张扬不呛鼻不浪漫的香味,素雅内敛,就像我们的传统审美,恬淡而深邃。比如腊梅香、茶香、竹香之类的,袅然散发之际,内敛芬芳。

最怕的是洗发水的味道,同样还有空气清新剂。无论它们的香味是多么的婉约祥和,或是与真实的香味出奇地一致,但总不喜欢那种刻意的感觉。那种煞费苦心使用各种香料、药剂搭配出来的香味,没有了本身自有的源香,反而浓重地有些令人窒息。

表弟晨晨才满月时一家人去探望,到的时候才刚洗完澡,抱过手便闻到一股体香,淡淡的,嫩嫩的,又柔柔的,有一种奶香的甜沁。于是满怀好奇地问了表弟用的沐浴露的牌子,可是买回来用过后,才发现不是沐浴露的味道。那种香味,是婴儿小小的身体所自然散发的、温馨的味道。

书架

90 年代初时,家具还是要请木匠自制的,当时妈妈的嫁妆便是一整套檀香木打造的家具。衣服在衣橱放久了便会带上一股厚重的木香,那种婉约祥和的香味,自然而然地让人联想到“儒雅”两字。坐在同样是檀香木打造的书架前看书久了,便会喜欢上那股木头的气味,那种既有些香同时又隐藏着无可言说的味道。

而如果问我夏天的味道是什么,我想我能想到的便是竹子的味道。家住皖南,而山区多毛竹,所以一到了夏天满屋飘散的都是新制竹器的清香味,竹凉椅、竹席、竹篮、竹枕席、竹竿……所以家乡有一顺口溜叫:“小时青青腹中空,长大头发蓬蓬松,姐姐撑船不离它,哥哥钓鱼拿手中。”讲的,便是竹子。青涩的竹子最后变黄变得光滑、温润,但仔细抚摸轻嗅还是能品出股先天的内敛秀劲。

暑假和妈妈逛超市的时候看见了竹枕头促销 20 元,其实也就是竹皮编成的枕头布,里面塞满了废弃的茶梗。舒服谈不上舒服,但那股清香的气味与茶叶的芬芳,让我一闻就走不动路了,立刻买了两只。

买回来还没用多久,茶香和竹香便挥发得所剩无几,只有将鼻子贴上去时才能闻到若有若无的暗香,好生邈远。虽然买的时候已经预料到了这种情况,但香味存留之短还是让人有些埋怨。

想来香味还是自然点的好,缕缕恬淡、见素抱朴。也只有这样的香味让人闻起来,舍不得一下子吸进肺里,要慢慢缓缓地呼吸上一阵。

这,是香在心上的一丝儿。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