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随想——树的伤口

走在这条通向图书馆的靠山小路上,我无意于过往的东西,目光在周围的一棵棵树上游离。猛然间,我的目光停留在路边一棵树上。咋一看,它高大茂盛,但真正抓住我注意力的不是那些,而是树的主干。从中间往下都没有分枝,有的只是“伤口”。
——树枝被砍下来后愈合留下的痕迹,有些像人的眼睛,注视着人的生活。而不单单只这棵树,公路两旁,每一棵树上都有一两只“眼睛”,好像诉说着枝干被砍下来时的伤痛和不得不承受命运的安排的无奈。它们是无奈的,为了附和人类们的审美观,为了保证车辆不被伸长的树枝“骚扰”,身体的一部分被强制夺走。

树的伤口,静静地诉说着曾经的的无奈与现在的挣扎,那种沉默的诉说是如此悲伤,对于那些无奈的树,我心中有些许同情,但另一种感觉是同命相怜!我是一棵有着伤的树,我外形完整,但伤口愈合留下的痕迹却永远留在了心上。社会应该不会轻易接纳一个人,尤其是一个没有伤口的人。我曾经生活在我的世界里,不需要跟社会打交道,只是与天真无邪、心灵纯净的同龄人玩耍,那时我是个孩子,是一颗没有伤口的树,那时是社会与我都不需要对方的时候。在人生的道路上,我留下的脚印越来越大。当有一天,我发现,我开始需要社会的时候,我不得不砍掉我的“枝”——单纯美好的幻想,对于陌生人的百分百的信任。有人说那是从幼稚走向成熟的必经之路,而我却觉得好痛好痛。那些,对我来说,都是舍不得放弃的“异珍”,割舍了,我就会痛,所以我蜷缩在一个灰暗的小角落里,不停地抚慰伤口,希望它们慢慢愈合,而每一次的抚慰只会让我更痛,让我迷失感更强。

这世间,只有我一棵有着伤口的树吗?应该不是,也许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一棵有着伤口的树,都在痛,只不过有轻有重。但是,我们真的是树吗?只能被动的任人掌控吗?不是,不是!我们有思想,可以去选择要不要那些“伤口”。以前的我做了让我痛到现在的选择,而今的我决定选择保留我心中的最宝贵的品质,不再厌弃!

——おわ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