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扒一扒当年与父母斗智斗勇的日子

如果有人和我说小孩子什么都不懂,阻止他们玩电脑、看电视很容易的话,那么我的经历绝对会告诉你,你丫太天真了。

这不是我的血泪史,严格意义上说是我爸妈的。

我的童年那个时候没什么娱乐设备或者是节目,家里唯一可以拿来消磨时间的就是电视机,于是从小我便养成了爱看电视的恶习。尤其是到了四年级,基本上天天晚上都要看电视,不看不行。《动画城》看完要看《大风车》,《大风车》看完要看黄金八点的《三少爷的剑》。久而久之,老妈嫌我看得太多了,不让我看电视。爸妈在家的时候没办法,只好收敛点,在写作业的时候时不时瞄一眼。

当时恰逢老爸出差,老妈上的是水泥厂化验员,三班倒,于是一场斗智斗勇的好戏就此上演了。

老妈要上小夜班,没法在家盯着我不让我看电视,可是电视在客厅里又没法锁起来不让看,这怎么办。老妈便想到了一个好点子。那个时候我们镇用的是闭路电视,就是类似现在数字电视用的同轴电缆的那种闭路线。老妈上班前把闭路线一拔,藏起来,我就没法看电视了。可想而知,等我放学回到家,家里就我一个人孤零零的,连电视都不能看,那是有多么寂寞。

于是我便开始了翻箱倒柜的找,连我爸妈藏避孕套的地方都没有逃过我的搜查,天无绝人之路,我终于在冰箱顶层的冷藏柜里面找到了闭路线。Happy,于是我的看电视斗争以小胜告终。

可是好景不长,很快老妈便发现闭路线别人动过的痕迹,在萝卜加大棒的威逼下,我不得不向父母坦白。于是藏的地点又变了,又是一番搜索,藏啊找,找到被发现后又重新藏。这么几次后,家里面能藏的地方实在是没有了,老妈也被我气得没法子,一怒之下,也不藏了,当着我的面把闭路线装进包里带走。

套用现在的流行语,当时我就惊呆了,有木有!一个人在家没有电视机,没有娱乐的孩子你丫伤不起啊!

可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爸是学电工的,在他的影响下我小便在他怀里玩烙铁,所以我在这闭路线上起了歪心思。我记得那个时候无聊翻看我爸的书,有一本叫《闭路电视维修手册》。当时我也就当小说看了,什么电子管显像管的,什么信号解析的都看不懂。但是附录的内容吸引了我,闭路线的原理和制作方法。

现在距当时已经有 10 多年了,书里面的内容自然是记不清了,但是关键思想还在,那就是闭路线说白了就只有最里面的铜丝是有用的,外面有一圈塑料管做支撑,再外一圈是做电磁屏蔽用的铁丝网(这玩意我到了高中才懂什么是电磁屏蔽),最外面就是胶皮。我记得当时看完这个附录后,立刻便开始了实验,将家里放在碗橱底下的插排拿出来,随便剪一根线,然后插在闭路盒的中心最里面的孔里面,电视机那边如法炮制。嘿,还真能看了,虽然有些台信号不行,但是聊胜于无呀。

于是你可以想到当时的我是有多么得意,每次看到老妈上班前耀武扬威地当着我的面把闭路线装在包里面带走,我就在心里面冷笑,脸上却不动声色。

可是没过多久就坏事了,有一次老妈因为身体不舒服临时和别人换班提前下班,嘿,一打开门就发现我半躺在椅背上看电视。于是,一顿毒打加没收我的作案工具。哎,一下子又回到了解放前,我的看电视斗争又一次失败了。

家里没有用的电线一下子全被老妈扔了,一时半会还真有点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作为我的阶级敌人,老妈可谓我肚子里的蛔虫,知道我不敢动家里面那些有用的电线。可是我又想看电视,这可怎么办?很快我便发现自己这是灯下黑啊,除了电线能导电,金属不是一样能导电?于是,家里面的衣架便惨遭我毒手,因为衣架多,少了一两个没人会注意。于是,我便偷偷肢解了两个衣架,串起来,嘿,依旧能看就是一些地方台信号差会有雪花,但是无伤大雅。

很快便是又一次发现加没收,然后我继续搜寻新的工具,这期间差不多有个十几次吧。最为经典的一次,是我直接把家里面的毛巾架拆下来,因为是铁管子,然后左右按照书上的原理拿赛车马达里面的线在左右两端做了两个简易的“放大器”。嘿,效果比一开始的电线还好。可是福兮祸之所伏,因为年纪小没法把毛巾架复原,于是可想而知的又是一番毒打。

……

现在上了大学,也就没有过去的种种限制了。我选的专业是软件工程,突然发现有一个好处:要是我的孩子有网瘾,看我玩不死你,嘿嘿。你爸爸我当年为了看电视无所不及,更何况电脑?

当然,换句话说,以后要是有孩子的话还是女儿的好,我的经历足以引以为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