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读书
藏书如山积,读书如水流。山形有限度,水流无时休。
一道无趣的面试编程题
最近经济大环境依旧没能从疫情中走出来,身边有不少小伙伴被裁员或者是公司倒闭失业。好友群里讨论最多的话题就是面试,自然少不了讨论面试题。
关于合肥这个“依壁雕凿”的城市
不知不觉已经在合肥生活了快一年了,记得才来合肥工作时还是绵长又琐碎的雨季,天空总是阴沉沉的。
弃用 WordPress 了,但我相当“后悔”
如你所见,当你访问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已经把写了 13 年的博客程序从 WordPress 迁移到了自己用 Next.js 写的程序,这可能是我第 N 次尝试使用其他的方式写博客,但我想绝对不会是最后一次。
不可不知的图书装帧术语
本文不过是强调一下有关精装本和特装本的一些术语,比如书籍各部分的名称,以及怎么来保养这些已经处于书籍手工装帧天花板的宝物。
文章
我在寻找一个声音,期待着它把书影里的音符唱给你们听。 记录一本书、一个作者、一部电影及其与生活之间丝丝缕缕的情。我热爱书和电影,更热爱生活,希望我们都有着走不完的似水流年,说不完的逝水年华。
杂思
听一听素乐,品一品素茶,读一读素书,写一写素心。即使是清贫过一生,也安之若素。 只想在这滚滚红尘深处,留一抹清淡。只愿在这茫茫人海之中,寻一个会心。 爱读几句书,常听几支曲,闲品几盏茶,偶插几朵花。此生无所求,闲看花开落。
杂谈
我读书不过为消遣,偶至有趣处,便欣然记下。不敢说集腋成裘,但聊作敝帚自珍。有伟人说,科学的世界像是海洋,他像在海边玩耍的孩子,偶尔捡拾到几只贝壳,他就很高兴。海洋的比喻也可用作浩瀚的文史,行走在文史的典籍里,偶尔捡到一些边角料,也同样令人兴奋。
编程
冒泡排序,选择排序,插入排序,快速排序,堆排序,归并排序,希尔排序,桶排序,基数排序。 有向图,无向图,有环图,无环图,完全图,稠密图,稀疏图,拓扑图。 二叉树,红黑树,van Emde Boas树,最小生成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