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揽月楼前的三角梅开花了吗?

一场淅沥淅沥惹人心烦的清明小雨后,软件园教学楼旁的海棠花纷纷扬扬的开放了,粉色的花瓣映衬着来来往往的青春容貌,带来一份熟悉和喜悦,还有一段淡淡的回忆……

——题记

今早上上课时,校园的小径上漂浮着丝丝的柳絮,绵绵的,让人欣喜。我不由得想起《圣斗士》里面沙罗双树园之战里的故事,“最接近神的人”加沙在被杀死的时候曾说道:“沙罗双树的花也凋落了吗?”

沙罗双树开花的时候亭亭玉立、比邻而居,纯白色的花瓣洒落空中的时候像极了此刻晚春的落英与柳絮。济南的 4 月刚刚回暖,所以校园里西府海棠多于此时绽放。再想想高中校园里的三角梅,此刻也定是花团锦簇了吧。

高中读书时,教学楼的名字叫做揽月楼,其后有一个走廊形式的小花圃,一开始由于才建好,光秃秃的。进入高中的第一个春天,那个三角梅盛开的季节。我第一次看到花圃中绽放的紫红色花骨朵,热烈的、大把大把的绽放着,就像是一种生命的燃烧与舞动,给你一种由心的惊艳之感。

在厦门读完高中三年,每到冬天的时候,我常常习惯性的望向楼下的花儿,心里问:三角梅什么时候开花啊?开了花,意味着温暖舒适的春天就要来了。

寒假时,父母都去上班,一个人在家时,心中总会浮现出风中摇曳的光秃秃的花枝。心里想:它们什么时候才会开花啊?当它们开花的时候,新的学期就要来了。

我是如此的盼望着它们的盛开,看着它们慢慢长出花苞,在某个清晨,当我走进校园的时候一齐盛开怒放。就像是一种一年一次的约定,只有看到了盛开了的三角梅,万紫千红的春天才算是真正的开始了!

揽月楼前的三角梅,承载了苦闷高中三年的记忆,是我中学时代中最为美好的风景之一。

毕业后考进了山大,离开了南国温热的气候,来到济南这么遥远的北方。我常常怀念高中典雅幽静的校园,怀念揽月楼前的三角梅。今年年初的时候为了拍摄特意在假期返了一次母校,整个校园空荡荡的,花圃里的三角梅儿也只是散散零零的开了几多,迎着风儿打着旋儿。我那亲爱的三角梅啊,怎么还不开花?

2 月中旬,因为开学,又匆匆回到济南,一转眼 2 个月过去了。前天,还在母校读高中的校友 兴匆匆的 打电话告诉我,三角梅开花了。急匆匆地打开校友的空间相册,映入眼帘的便是那熟悉的紫,依旧是那么奔放的绽开。那种熟悉感,就像是我与它跨越了南北 3000 公里的漫长距离般,在心灵上又一次共鸣。

三角梅,花语:热情、坚韧不拔。就像是当年在 花圃榕树下的那个她,一起拼搏过,奋斗过。曾掐下一朵紫红三角梅,别于她的发梢间,两人间只需会心一笑,一切便尽在不言中……

写下此文时,我特意去翻了翻图书馆里关于植物的书籍,才发现三角梅原来还有一个诗意的名字叫做九重葛,又名毛宝巾、簕杜鹃、叶子花、纸花。但三角梅也好,九重葛也罢,我却很难再对于相似的花海有所感触了。就像是此刻我看着窗外的海棠花儿,只是惊艳与它的美丽,别无他想。

想来也是,花儿何处都有,但是那些年少的心迹却不会随意开放,一年又一年,这些类似的场景只是涂描于心中的某个不知名的角落。只可谓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写于 2012 年 4 月 13 日

三角梅(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