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才上大学时和高中的老同学聊天,他问我:“你现在读哪个大学,什么专业?”我告诉他我现在在山大软院。他倒是惊讶了,“当年高中时你的化学读得那么好,为什么就放弃了呢?”我想了又想,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那么当初,为什么那么喜欢化学呢?”

记得读小学的时候,妈妈是水泥厂的化验员,对于化学的兴趣,算起来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至今仍能记得化验室里妈妈往样品里面滴定 EDTA 时的奇妙颜色反应,一会儿黄,一会儿紫。

于是满怀着对于化学的好奇,从初三开始正式接触化学。那个时候,厦门中考时有一个加分制度,就是竞赛获得省级以上的奖项,中考加 10 分。当时我们大同中学化学组组长,也就是我的化学老师林舜卿,决定开一个化学竞赛培训课,每个班选 3 个人进行培训。那时我由于初一在济南读书,学的教材和厦门不同的原因,成绩一直并不是很理想,所以名单中并没有我的名字。我私下找林老师说,我也想参加培训,林老师看了看我半天没说话。而其实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到,当初鼓起勇气做出的决定会给我的未来带来多大的影响……

昨晚看 WPS Linux 版本开发记录时记得有这么一句话:历史总是惊人的巧合,简单的一个抉择往往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对于我而言,应该是一种蜕变的开始。在意外的得到老师的同意后,我便专心投入竞赛的学习中。虽然以现在的观点来看,那两个月只是学了点氧化还原反应,一些简单的焰色基础。但是对于当时的我而言,却是很难的。《启东中学奥赛训练教程:初中化学》这本书有 500 多页,在短短的一个月备考时间中,不但要补习初一拉下的英语,还要实打实看完这本书。那段日子里,身边一起上辅导班的同学在我眼中都是高高在上的,他们说着我不懂的化学术语、英语。我所能做的,就是低下头默默地看书,有时候夜里惊醒,还会梦见明天就要竞赛的,而该看的书还没看完。

你所浪费的今天,是昨天死去的人奢望的明天;你所厌恶的现在,是未来的你回不去的曾经。

或许是我的努力获得了回报,最后考试出来的结果是省二等奖,虽然这个奖项对于很多人来说微不足道。但是,正是努力的成功让我坚定继续读化学的梦想。人在年轻的时候总会有一个迷茫期,一开始以为自己无所不能,自己可以改变世界,但面对现实的冷峻后却往往会迷茫、怀疑。那个时候,我常常在想,人活这一辈子,其实也很短暂,我活着到底是为什么呢?那时候我的结论就是人活着就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学习自己爱学的知识,并将它实践。

于是,才读高中的我更加坚定了学习化学的理想,或者说是一种目标,我喜欢化学,甚至于愿意为它献出一生。于是大一上学期,便去参加了由厦门大学教授在双十中学初中部组织的一周一次的竞赛辅导。说是辅导,其实就是讲大学的化学课,短短的一个上午从 8 点半讲到 11 点半,中间不休息。对于一个只有一个高中化学知识的人而言,你很难想象,短短的 3 个小时时间内,你要记住一个大学生小半个学期学的内容。虽然老师只是蜻蜓点水的授课,但是由于不能拷课件,不能拍照,短短的一个上午,我就要在那疯狂的记笔记,努力地记住任何我能记住的东西。

相比厦门一中、双十的人来说,我又是可怜的,科技中学由于生源较差,一直没有任何内部的竞赛辅导,所以在初三的情况又一次重现。在资料什么都不全的情况下。短短的高一上学期,我便天天通宵地学完了高中三年的化学知识。如果有人在那时问我,你学这么多为了啥,高中竞赛保送的资格那么渺茫。我想,当时的我也许只会说,我喜欢化学。

没错,我喜欢化学,正是这么简单的理由伴随了我高中三年。三年中读完了多少很多化学专业的本科生都不一定能读完书籍,我已经记不清楚了,手中的化学笔记摞起来也有半米多高。那时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要坚持下去,也不知道为什么还要支撑着麻痹的头脑继续去背那些概念,我只知道必需走下去。佛家反对执着,但是有许多时候我必需用执着来做生命的支点,不然的话我实在怕突来的空虚会让我无措。我怕迷路,更怕迷茫。但是,这一切都过去了……

当时竞赛的结果很出人意料,我拿到了省一等奖,进入了省队,但是由于老师忘记通知,我竟然错过了省队的冬令营。那个时候摆在我面前的只有一条路,和广大苦苦拼搏的高三学子一样的路——高考。老爸当时对我说,既然没法竞赛,你就给我把那些书籍丢掉,专心读书,学这些东西有什么用,能上大学吗?能找到工作吗?能赚钱养活自己吗?

记得当时的我哭了很久,面对失败,我并不伤心,因为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是与机会错过,就算是今天的我想起来都有一种深深的惋惜感。当时的我一狠心,将全部的书籍和笔记送给了教我化学的倪瑞琴老师,老师问我为什么,我笑着说自己已经用不着了。

时光过得飞快,半年后我高考了,半个月后高考成绩也出来了……

622 分,这个成绩在一本线里面高不成低不就,以当年的安徽成绩排名,也就是 4000 名的样子。当时填写志愿的时候对于我而言是一种抉择。是否继续选择化学?To be, or not to be - that is the question. 最后的结果是我向现实妥协,经过化学竞赛后,我懂得,很多时候,现实比梦想要来得重要。你可以选择自己的梦想,但是前提是你要能“活下去”。我不知道学习化学的出路在哪,我的家庭并不是那么富裕,相比大多数人来说我需要面对更加残酷的现实——你需要工作谋生。当初年轻时候的化学梦想太过于渺茫,太过于脆弱,我不知道未来只会化学而连基本的交际都不会的我该如何生存!

也许,从把自己的一切送给老师的时候起,我便选择了放弃……

前些天重温《那些年》的时候,看到柯景腾霸气的说道:你信不信十年后我连 log 都不知道是什么,我一样可以活的好好的。不知怎么得,竟看得热泪盈眶。

走在高楼林立、人流如潮的都市,我为自己惋惜。当年少的追逐和年轻的梦想都被曾经的轻狂掩盖,被岁月的洪流洗成苍白,我能做的也只有托着无觉的肢体,在倪虹闪烁与灯红酒绿中徘徊。我来自何方又要归于何处呢?头顶的天空依然宽广,但是面对外面的车水马龙,我只觉得无措。

对于生活我还有太多未知,也有太多迷茫,也许沙漠中不会有绿洲出现,但是我仍旧期待明明天的阳光……

感谢您看了我的废话这么久,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