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碎花布裙

时间的流逝总会带走些许旧事物,仅遗留下些许影子,投射于记忆之中。

——题记

儿时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傍晚同老妈的散步。漫步于夏日的傍晚,走过田野、小河,嗅着扑鼻的油菜花香,感受着迎面而来的略带凉爽的风。这大概是一天之中最惬意、最悠闲的时刻了。

每到这时,妈妈便会脱去穿了一天的化验室白大褂,换上一身的小碎花布裙。白皙的布面上点缀着细碎的靛青色的未名小花。一袭碎花布裙却将妈妈内敛的气质完全烘托出来。远远望去,是那样的美丽、动人。

曾读过张爱玲的小说,故事里的女子,无一不是身着旗袍。也曾在某本书上读过这样一句话:“每个女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身旗袍”。而妈妈却从未拥有过旗袍,那件布裙便是她的最爱。每次穿完,妈妈都要将它细心地洗净、晾干、小心地叠放于衣柜之中。也许这简单的碎花布裙,便是属于妈妈的“旗袍”吧。

时代一直在向前迈步,总有许多东西消逝或者改变,仅仅存留于记忆之中……

儿时常走的白马路,现在早已被灰尘覆盖,汽车一过,便扬起一阵沙暴;记忆之中的黄油油的田野,现在早已荒芜,无人耕种;而那袭碎花布裙,也不知被妈妈藏于某个角落,不再穿起……

穿行于都市的大街上,迎面走来一群群年轻貌美的少女。她们穿着百样,T 恤、衬衫、泡泡纱、超短裙……但,竟无一人再穿起昔日流行的碎花布裙。也许,它同昔日上海滩的旗袍一样,定格于过去的某个画面碎片之中了吧。

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潮流。回想过去五六十年代的布拉吉、中山装,七八十年代的旗袍,新时代的多元化服饰。也许,这布裙在其中根本不算什么。就像大海之中的点点浪花,而它就是其中不为人注意的一朵,一闪而过,就此消逝。

曾幻想过这样的情形:梅雨时节,一妙龄女子身着一袭小碎花布裙,漫步于雨后的小巷。黛青色的布料,靛紫的碎花,同这同样深灰色的环境交融。一如穿越千年的青花瓷般,在这雨后的小巷中渐行渐远。

那是,一个永远不会褪色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