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烟花散 · 花非花

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

最难解的的确是闲愁,才去春花,落红满径,便有月照窗纱,倦理琵琶的愁情。

自古愁情如一江春水流不尽。黛玉惜花、葬花,叹花无觅处。花开花落本自然之理,黛玉却愁上眉头,吟出“侬今葬花笑人痴,他年葬侬知是谁”的凄凉。李清照夫妻相别苦相思,独自一人把酒黄昏后,闲愁甚是撩人,消得人比黄花瘦。

闲愁似水般剪不断。春去时添一段闲愁,撩人窗前披月;雁过时寄一份闲愁,思念断人肠。一声长叹,倒不如对酒当歌,去了肝肠寸断,换得醉意朦胧,且管他欲说还休的闲愁!


世间的沧海桑田的变化就像那奔马般匆促,谁的生命会永远停在烟花绽放的瞬间?谁又会悄然隐去,竹林深处,留一抹孤寂而洒脱的身影?

杨家女一朝选在君王侧,以一顾倾城,再顾倾国姿色使君王从此不早朝。箫鼓声声,长夜尤梦,似这般恩宠骄奢的生活永无尽日。奈何“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君王有心无力,终被赐死马嵬坡以塞天下怒!尘埃落定,繁华散尽,阴阳两隔。旧事如流水,过往如烟云,道不出荒凉。

世变无涯,是陆游笔下与唐婉重逢时的悔,是杜牧“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的自嘲,是张爱玲笔下曼桢 14 年的生死别离。

一掬清泪,缠绵了亘古的哀怨。


岁月的脚步不停地惊扰悠远的长梦。佛说“世人不知有因果,因果何曾饶过谁”。看不透这世间的因果,便尝尽苦楚,换得人蒙尘,心蒙垢。

生命不过是张爱玲所说的一袭华美的袍,盛装而来,如转瞬即逝的烟火,争得刹那辉煌。

既然人生注定如戏,也就没什么可黯然的了。黛玉虽苦,却耗尽宝玉一生的真情。琵琶女虽苦,却有“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的年少。如花虽怜,还有一低眉,一抬眼的两情相悦。

浮生如梦,却也终有不愿醒的时候,叹的是看戏人,迷的是戏中人,各有烟花尽落的快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