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五月迷失记

五月济南的生活有点错乱,天气忽冷忽热地延续了 3 周,才想着是不是已经算作夏天时昨夜又下雨降温到 18℃。搞得我现在的床上还放着毛毯、棉被、空调被,按照温度随时选取。╮(╯▽╰)╭

雨天的那个晚上,想起前不久友人的书信:最近阴雨连绵,适合怀旧。我突然想起高中时那个已经忘了名字的姑娘,记不清她的样子,却还记得同学叫她的外号:小白,还记得为她第一次写过的情书,偷偷地夹在化学课的笔记本里。有时想想那时自己就是个伪文艺青年,迷恋着个姑娘,情书里写着普希金的《假如生活欺骗了你》,这算是哪对哪呀!

那个年纪,那个时代啊,那些女孩。

友人的信,简单地在海子春暖花开里升腾,氤氲了整个五月初。

五月的季节,开始有些怀旧,不知是不是因为即将面对的新一届大四学长离校的缘故。看见离别,总是会习惯伤感、习惯抑郁。恍然间似乎看见自己也成了其中一员,面对着一年后相似的告别。只是,我所不知道的是,我与云儿的距离,是否能在毕业后继续交叠。而不仅仅是,两条平行线般遥远……

那天看完致青春后和云儿谈起这个话题,她笑着说:“还是留给时间来解答吧。”

时间,真的很强大,甚至——残酷,虽然我极力想否认时间对我、对云儿的改变。但是,我害怕,突然有一天,我会像现在忘记小白一样,与云儿成为过去时。

就像前些日子和济南的初一同学孙去喝酒,我们谈了很多、很多,最后谈到以前欺负我的同学。孙问我:“你还恨他们吗?”我想了想,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对于他们的恨意、甚至是恶毒的想法早就是过往云烟,记不起来的人,又谈何恨?

五月的我,像是推开了一扇回溯生命的门,随之而来的,是目光的躲闪,是成长的羞涩,是珍藏时光的陈酿,是青春放肆的香……

于怀旧的季节,开启尘封已久的潮湿往事。一件件晾晒,烙上新的成长的痕迹。对与错、爱与恨、那些年轻的仓惶与疼痛,似乎也就这样淡然了。

五月,迷失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