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夏日傍晚的太阳已收敛了它一天的炎热,仅洒下点点余辉,投射在路面上。在这个略觉清爽的午后,我沿着屋后早已废弃的铁轨开始了随意的散步。

也许是因为将之废弃不用,更或许是时间的漫长,棕红色的铁锈将其覆盖,斑驳的马齿苋、狗尾巴草将之团团包围。它,快被人忘记了吧。

双脚踏在其中一根旧铁轨上,玩起了儿时最喜欢的 Stand-by-Me(注:出自 1986 年的一部美国电影)。哎,就是在铁路上走啦。张开双手尝试着向前走,一次次地滑下来,又一次次地重新站起……

不觉临近了了这座老月台。其那早已被青苔覆包裹的站牌上的站名早已被时间磨洗干净,无从辨认。白瓷砖拼成的安全警示线不知从何时起已被来来往往的行人踩得支离破碎。斑驳的地面不知经历了几代的风风雨雨,记述着多少时光中的点点滴滴。曾经谁的谁在这里离别,又是谁的谁在这里等待、遇见……

远处的铁路闸道口又响起了叮咚叮咚的警笛声。在呜咽的汽笛声与铿锵的车轮撞击声中,一辆列车呼啸而过,驶向远方……

旧月台(1)

声音渐远渐消,思绪不觉恍惚起来。对于列车,我总有一种特殊的情怀。小时候的学校旁边就是火车道,每天不知何时,就会有一辆列车从上呼啸而过,驶向未知的尽头。也曾想过去探寻那遥远的未知之地,可每每走了许久,便放弃追寻。在儿时的联想中,铁轨永远是无穷无尽的,而其上的列车也是终究不会停的。

然而,列车终会停留,鸟儿终会停歇,马儿总会停下。对于火车而言,这停留之地便是月台。

旧月台(2)

是起点也是终点,是开始也是结束;是欢聚也是离散,是出发也是归宿。

有多少次,我也曾被卸在月台,又有多少次,我也曾从月台离去,我不知道自己终究要去往何方?回想近些年来的生活,别离总多于团聚,失望总多于获得。寂寞、惆怅,和一份深沉的苍凉,常是我密切的旅伴。离去不是离去,心仍萦留于亲情,归来不是归来,浮土又焉能扎根?

静心想想,其实人生的聚散往往并不像徐志摩写的那样: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就像这古老的月台曾经上演过多少聚散离合?它记载过多少悲欢离合、喜怒哀乐,又承载了多少依依惜别、迎来送往?聚也依依,散也依依,聚散两相依!不知古老的月台是否会为人们伤感的离别动容?是否为人们流露的真情打动?月台上的人流不断地更换着,送走一批又迎来一批,最后只归于寂寥,唯一仅存的是依然矗立在那的旧月台,记录下那些曾经的喜悦与哀愁。而那些真挚情谊与真情实感依旧会在新的月台上继续记录着……续写着……

原写于:2011-01-04 13:0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