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黄梅细雨

Part 1

白马秋风塞上,杏花春雨江南。塞上是空旷的、粗犷的,能与之相配的,只有那萧瑟的秋风,疾奔的白马。而与之相对的江南,则是婉约的、柔美的,如同多情的女子。正如诗人所言,只有杏花、细雨才村的出、配得上这美。也正如此,从而更显得江南的雨别有一番韵味了。

在曾经的的记忆里,雨,应该是匆忙的。急急的来、急急的去,不给人以半分准备与留恋。到头来,看到了地上的潮湿和水洼,才知道这儿曾经下过一场雨。 来得快、去得快,这恰是厦门午后的暴雨的特点。在厦门一住就是七年,对于这种雨早已习惯了。而潜意识之中的雨,也应是如此。

可是这江南的雨,却彻底颠覆了我以往的观点。初回老家时,还是夏至未至。而这雨,却早已与我不期而至了。天空明亮,细雨婆娑,似有似无。不像轻纱,笼罩在心头。烟柳画桥,如梦如幻。不像大陆东海沿岸的雨,来去无意,不带半分留恋。也不似北方济南周边的雨,夹杂着灰尘、落叶,铺天盖地向你袭来,无处可藏。而此时,半边烟雨半映山。一股久违的熟悉感充溢于心头,儿时故乡的雨就是这样啊!故乡我回来了……

Part 2

漫步于乡间的天田埂上,头顶上依旧在下着小雨。小雨沾衣,却浑然不觉。这雨,竟不再似雨,到成了天地间的另一种装饰。雨滴彼此串连着,组成一幅水帘挡在了眼前。四周之景看不真切,模糊又迷离。这迷蒙的小雨怎能不令人满心欢喜?远处郁郁葱葱的树木,身旁潺潺的流淌的水,还有那翠绿的稻田。都在这细绢般的雨下无声的浣洗。洗去一身的灰蒙,更添一分别样的艳丽。一切周身之景就像一幅挥毫泼墨而就的水墨画,又似一个难以企及的梦,触动了我心中的某处柔软,绽开了朵朵涟漪。真可谓“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

Part 3

一连几天,这雨竟一直未绝,时断时续。下时,也不过两三丝。才将地润湿,竟又没了踪影,无处可觅。黄梅时节,最常见的便是这种雨。小时候,每到这个时节晴天时,老妈总会把许多压箱底的被褥、衣服拿出来晾晒,以防发霉。而此时的空气,也极为湿润。有时悬挂于屋檐下的大蒜籽而,竟会发芽。故梅雨,霉雨也。

穿行于故乡的小巷之中,踩着水洼,扣着青苔,历数墙壁上的斑驳,无处不见梅雨的影子。地理书上曾经说过,淮河沿岸的梅雨是由江南准静止锋形成的。可我总觉得,如果将如此一个灵动的事物用条条框框将之定义、束缚,那将会失去多少活泼与自然啊!

Part 4

不管大人们对于梅雨有多么的不满,我偏爱这梅雨,不为它的朦胧,不为它的轻盈,只为偶然相遇时的惊喜。就像是一种等待,可另一方迟迟未来。当你心灰意冷、失去耐心之时,对方却突然到来。本来明明有所准备,此刻却像失了魂般慌乱。正如稼轩所言:“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下课了,看看窗外。原来是风烟俱净,此刻却纷纷扬扬的下起了雨。低着头,踏着积水。一路小跑地向着宿舍赶去,青春、活泼。记得儿时的下雨天,我没带伞举着书包向家赶,最后一身烂泥的滑稽样。又想起语文课上老师说过的:“下雨天,留客天。天留我不?留!”的精妙断句。雨中的奔跑,总令人遐思甚远。

也许每个人心中总有这样一处地方,埋葬着磅礴凄美却不为外道的情感。而故乡的梅雨,却像一把钥匙,解开了心头那把厚重的大锁,释放出那些久违的思绪。

雨,带给我簌簌的微思。似看不见的手指,在我的心头上不断奏着潺潺的乐曲。看看窗外,天黑了,雨停了,心底浮现出一行字来:记忆即为温暖,至美就是永恒。

——写于:2010 年 5 月 梅雨时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