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天娃娃(第二话)

拾贰、樱花开了——小简

小雨曾在笔记本的扉页上写道:“樱花不及樱桃,相见不如想念。”彼时大明湖畔的春天,似乎在下着一场樱花雪,小雨在电话这头跟小简说,本来想在今天去见你的。而两人相处的十九公里的距离,遥远地像是天各一方。最后,只能是相忘于江湖,老死不相往来。

多年以后,小雨又想起那年春天,有点惆怅,又有些欢喜。错过了一场花雨中漫步的浪漫,换来了一个星期的顺延。

小简说:“小雨,你是我的蓝颜。”

“失去了你,只是因为你换了手机号,把我从你的好友列表中删去,会不会忘记我比做这些还要容易?”小雨早该习惯忘了小简的。只是,每次在快要忘记的时候,她总是会出现,在快要喜欢上她的时候,再消失……

小雨在与蓝雪分开后曾想写一个故事。关于自己的故事,幸福总是会让人变懒散掉。小雨只相信着痛苦过后的人生感慨,看过一本又一本印着青春文学的书,相同的故事,会遇见不同的影子。

小简说:“小雨你快点写出来,我第一个看。”

可是,我们把那么多的沉默当作默认,那么多的沉默当成喜欢。那么轻易地忘记自己许下的承诺,却又害怕别人忘记对自己的承诺。

谁又在乎得了谁的在乎?

最后连最后也忘记了。

小简对小雨说:“他要和别的女人结婚了,可是为什么被辜负的是她自己?”

小简问:“相不相信这个世界上的存在某种诅咒,能让他立刻死去。”

小简说:“小雨,谢谢你陪着我说话,我们是最好的朋友。

小雨看了小简那篇日志,她说:“八十岁之后,’她’死了,我便可以和他在一起了,没有人能挡在我和他之间了。”

宝说过,喜欢一个人便是从看他的日志开始的。

多年以后,你未嫁,我未娶。我们可不可以在一起?

拾叁、毕业季

我们轻易说过的永远,永远都抵不过时光。

那年夏天,小雨看着小简说,以后记得照一张照片给我。要侧脸的,还要有满满的阳光。

那年夏天,小雨还是没有和雪雪一桌,就算那以后那么长的日子里。小雨每次见到雪雪还是喜欢拍一下她的头。年少时我们有那么多亲昵的暧昧,不知是无意还是刻意。

那时候老毛已经和文娜在一起,一起吃饭,在不长的校后林荫散步,一起去水房打水。

距离小雨烧掉用一个暑假写的一整本日记的信,已经一整个夏天一整个冬天了。

雪雪高三分班后的教室就在小雨的教室下面,有一次先是雪雪一个班都感冒了,后来了小雨一个班也跟着感冒了。

我们从来不知道,其实,我们每天都呼吸着相同的空气。心和心的距离,为何如此遥远呢?

高三毕业后,娟才告诉小雨她早已不再上学。之前她告诉小雨的所有关于学校的故事,都只是故事而已。

此时正是大学第一年的寒假,吃完年夜饭,窗外是鞭炮的噼里啪啦,屋内是爸爸妈妈的家长里短。小雨抱着手机,耗光一格又一格的电,像是海中即将溺死的鱼。只是谁也没注意到,小雨眼中执意不想落下的泪水。

娟说,她现在也在看春晚,顺便绣一对抱枕。

后来小雨与小简说起娟,说到这段往事,小简在电话那头说她也在绣一对抱枕,她要和“他”结婚了。

你永远猜不出自己有多少勇气做到自己永远做不到的事情。小简说起自己的故事,一个人,一生中第一次坐那么久的火车,去一个从未踏足的陌生地方,去见他的家长。

分开半年,谁也没有忘记谁。只是不管遇到谁,都让小雨伤心。

拾肆、忘记

高中三年,小简与娟做了两年同桌,第三年,楼上楼下。

小简说起高三时两个人在一起的过往,而小雨关于她们的记忆,都留在那个夏天,之前之后,早已成了空白。

高一那年,小雨和吉祥注意到娟,吉祥开玩笑说,让娟和他在一起。

但仿佛对某些人,从一开始,便注定了认为不合适。不管怎样,都不认为两个人之间会在一起。所以,两个人在小雨的同学录里,都写下了同样的话:“小雨,下次见面,要记得领一个漂亮媳妇给我们看。”

那些说好的记得的幸福,永远都与我们无关,故事从开始到结尾,都只有你、我这两个称谓,从不曾出现过我们。

记忆里那么亲昵的举动,也不过是只限于课间说会话,偶尔见面会拍一下头。仅此而已,都不算得了什么。

许多时候,那些我们认为一辈子都忘不了的东西,就那样轻易地被忘记了。

记得一个人,恨永远比喜欢来的久些,因为不恨了,所以不爱了。

故事到了最后还是故事,只是到了最后,忘了是什么故事,什么是真实出现过的现实。梦想交织过后的现实,留着你的影子,其他的,都已看不见了。

Bad End!


Happy End 线过渡章节

拾伍、那年多时

阳光穿过攘攘的人群,透过一幕幕剪影,脑海中映出的一个个面孔,或喜或悲。

喧闹的夜晚,不够晴朗的天空,躁动的空气充满了不安分的因子。人群中那么多的欢闹,只不过是散场的前奏,留下的,记住的,那么多年以后还剩下什么呢?剩下的,只是些对那年那些青春岁月的怀念,还有偶尔会想起的你好看的侧脸。

最后,我和你还是走失在人群中,像极了缘分两个字。却永远都不是,都不可能在一起。

当毕业晚会唱到《老男孩》的时候,小雨想这个时候应该会有很多人哭。坐在会场后排,只听得见音响传来的响动,夹杂着间或响起的掌声以及人群里的私语。

因为有太多的人站在凳子上,挡住了小雨的视线看不清晚会的横幅。但是猜也能猜到,应该有“毕业生”和“晚会”两个词,在昏暗的灯光下若隐若现。台下那么多的喧嚣,让人看不出任何分别与不舍,也许从这里离开时的我们,还有着我们的梦想,我们喜欢的人。

还是,所有的美好,都只是强颜欢笑?

社团换届大会上,小雨猛然发现,不久之后,便要作为学长迎接可爱的学弟学妹们了。

离遇见你,已经过去一年了。

喜欢你,只是一时兴起,等着你爱上我,却是那么地痛苦于甜蜜。偶尔看到一张书签,等待,不是等某个人回来,而是找个理由不离开。

已经要那么努力才能够想起我以前幻想的我们的未来。

搁下笔好久了,写不成想要的故事,总是变成说教的文字。你,会厌烦的吧。

拾陆、记忆里的故事

年少的我们路过那个叫做花季的季节,等我想起你的时候,所有的花已经谢了。

驻在过道里上仔细,微风,偶尔有阵大风卷过,吹起桌上的试卷,飘出好远,也不会有人理会。

小雨又想起娟好久之前说过的,已经是大人了,要穿成熟的衣服了。而记忆里,小雨很少看见女生穿裙子的样子,又错过了一场花季里美好的回忆。

妈妈在家翻箱倒柜地倒腾出小时候穿的衣服,准备丢掉。有那么一个瞬间,小雨想要把衣服留着,给自己未来的孩子。

可以那么笃定未来不曾谋面的孩子会长得很可爱。记忆里会想起自己小时候穿着裙子招摇过市的样子。

可放在记忆里那么久了,久到自己都会怀疑记忆里会不会出现问题。

小雨一直都像是女孩子,那么小心眼。——不是故意要把女孩子和小心眼牵扯到一起。

看书的时候不喜欢在书上留下折痕,看到别人弄皱自己的书会心痛。呵呵,现在的书纸张好厚,不用担心了。

相信一切关于美好的传言,就算错过了一场有一场流星雨,还是坚信对着流星许愿会实现。因为小雨自己许下的是:我们永远在一起。

想让自己喜欢的人喜欢上自己的所有,书、电影、笑话……

偶尔会想,会不会在我放弃喜欢你的时候,你喜欢上我?

某年,你问起为何笑得越来越少。我说,总是笑会变老的。我们说过的那么多话,说不清楚了,误会了,又怪谁呢?

亲爱的,你不在我身边,我怎么笑呢?

拾柒、幸福的样子

小雨想起那年在同学录上写下的自己想要的礼物是一条手链。很少有见男孩子戴手链的,小时候小雨总是喜欢在手腕上画一个小小的手表。就那样靠在父母怀里撒娇耍小脾气。

一转眼,自己已经长大了。

已经有好久,不再撒娇了。

很久之前编好的那一对手链,还在抽屉里,褪了色,沾了灰尘。洗了很多遍,还是没能洗净。

也许,永远都不会去买一个招财猫送给云儿来补一个生日礼物,也永远会欠她一个晴天娃娃。

好多东西,不是说说就可以算的。

一直都没说过,祝你的幸福,是要由我来给你的。不是一时兴起,心血来潮。

可不可以,某天,让我看见你的幸福是什么样子?

那些与你有关的心情,开心的,不开心的。伤心的,不伤心的,都跟你没有关系。

已经可以不用假装便可以忽略掉。

Happy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