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遗忘的乡音

似乎随着时代的发展、普通话的普及,我们越来越少听到儿时常用的方言、俗语。但是我相信,乡音已经溶于我们的血脉之中,代代相传,无法忘记。

——题记

其实,我是一个从农村出来的孩子。已经记不清有多久没有重复这样熟悉的句子,或许只是无力的提醒,暗示自己不要忘记自己来自何方。也正是这样的表达,赤裸裸的预示着我早已远离了家乡……

对于目前大多数的乡下人来说,其实我们早就离开了赖以为生的土地,来到城市。要么是以读书的方式(高考),要么就是直接的进城务工。乡村与城市的生活代表着两种极端,城市的现代生活气息吸引着每一个来自农村人,灯红酒绿的街道让人陶醉。于是,大家都拼命地想脱离乡村,洗去身上的每一点土渣子气。乡音,便是最先遗忘的东西。

于是乎,南来北往的人们,一个个都操着流利的普通话,似乎你很难发掘出真正的外乡人。我老家是安徽的,家里人说话一口方言。我们那管鞋子叫海子,管做完事情叫歇火,大声说话叫秦西鬼叫,等等。在我心里,这乡音就像是一枚明晃晃的刺青,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周围的人们我是来自贫困落后的农村。所以,当我离开老家来到厦门的时候,马上便撇掉乡音,试着用不熟练的普通话和人交流。

离老家多年后,乡音也渐渐的遗忘,当我回老家高考的时候,我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自己与它的脱节。周围的同学都操着一口方言交谈,我听不懂,也不会说,感觉就像是两个世界的人。可是我依旧固执地说着字腔正园的播音腔,我讨厌那在外人眼里土得掉渣的方言,讨厌落后的故乡,渴望远离它……

道格·桑德斯在《落脚城市》里面说过:很多人宁愿在城市里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却不乐意回到家乡。这其中蕴含着一种希望,那就是如果回到家里重复着父辈的生活,一辈子就会被困在土地上;而在城市中,发展的快节奏,机遇的巧合,自我的努力都会产生一种改变自我和改变命运的希望。他们依靠这种微薄的希望生活,哪怕生活在城市的最底层,遭受着各种形式的歧视与白眼,但仍能感觉到幸福就在不远处。

但是,世间一切没有什么不会改变,尤其是人更是善变的动物。远离父母亲人独自上了几年大学后,我愈发地怀念家乡的一草一木,甚至是那一直被我深刻厌恶的乡音。

重拾乡音的故事倒是很简单,今年过春节回家的时候,我竟不由自主地操起了好久不说的方言。8 年多没说,一开始倒是有点结巴,但随后便越说越流利。那些熟悉的声音,原来一直没变。

想想看,也许从出生那一天起,家乡那一片土地的乡音便深深烙印在我们的心里,熔铸于我们的血脉之中。这乡音,与生俱来,代代相传。

乡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