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人间何处问多情?

“漫惹炉烟双袖紫,空将酒晕一衫青,人间何处问多情。”

——题记

这般流水一样清澈的字句,定然属于如同秋天一般忧郁的词人。轻轻拂开时光的厚重褶皱,一个名字展现在世人面前:纳兰容若。

纳兰名性德,而我却更喜欢叫他容若。一个精致的才子理应有一个精致的名字,而这个名字本身就是一首婉约的词曲,平平仄仄平的念出来,伴着曲调唱起来,唇齿间便盘旋着漠然寂寥之意……

或许说红颜薄命,才子命苦。纳兰的父亲权倾朝野,贪婪成性。而纳兰却厌倦仕宦生活,早早的看透了那些丑陋的尔虞我诈。清朝的夜晚“太冷了”,也过于漫长,纳兰也只好躲进了词里。“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

好在纳兰还有一位妻子卢氏,卢氏知书达理,性情温婉,和纳兰朝夕相伴,恩爱有加。而良辰美景总难长久,此恨绵绵无绝期。不完美的人生成了纳兰后半辈子的主旋律。短短数年的举案齐眉,相敬如宾的生活后,卢氏竟先于纳兰而卒。

于是,在悲伤酷梦无处可发之后,纳兰研墨执笔,写下大量悼亡词。“梦好难留,诗残莫续,赢得更深哭一场。”碧落茫茫,人自然是无处可觅;只叹是天上人间,前缘尽去。衣香鬓影的痕迹中,举杯而下的是悲辛交集的眼泪。也许上苍总是公平的,给予你一身才气,却要夺走你一生的挚爱,这公平,如此残忍!人生如寄,浮浮沉沉,几多断肠,谁能相握?唯能掬一捧清泪,自问:此情何时休,此恨何时已?

红颜薄命固然让人叹惋,才子英年早逝却更教人扼腕。他的词可谓是“天雨粟,鬼夜哭”,人间少了一位君子,夜台却又多了一颗文星。如同他在某首咏雪词中写到:“冷处更佳,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富贵花。”于是乎他自己,似乎也不应属于 人间。他是天上的一颗明珠,终将回到天上去。、

如今觥筹交错的局面早已消逝,丝竹管弦也只是古书中附加的背景。无论金粉有多浓重、场景有多华丽,纳兰永远是其中最清逸的一道色彩。万古是非浑短梦,人间何处问多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