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与青春有关的日子

简单地重温了一遍《与青春有关的日子》,停不住的思绪逐渐泛滥。

还记得大一的时候,没有电脑的我们在床上疯狂地听着晚间电台入眠。回想起来那时候是我大学期间接触音乐最多的时候。

那时候的夜晚,在离家 1480 公里的济南,一夜又一夜听着熟悉的歌,不同人不同的故事…

后来,偶然间,我发现了电视剧《与青春有关的日子》。那时候的我,第一次触摸到了北方孩子的生活——与江南截然不同的童年。贫,这个字,就是在那时候给了我最权威的演示。

再后来,生活开始混乱,开始颓废。

还记得 2009 年 5 月 12 日,同学在校内上写了一条状态:愿生者发奋,死者安息。看到这句话,我被感动了。这是纯净而无力的祈愿。心底是柔软的,希望今后所有人都会更好。

那时,我相信着世界会变得更好,所有人都会向着更高的地方迈步。

我认识的一位老师曾经这样对我说过:你不能够保证,你奔跑的方向比现在更高,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朝着那个方向,你在前进。

我始终没有明白他这句话的用意,却无意中记住了。现在突然想起,开始理解了这句话。当时被感动的我,潜意识地认定,这个社会,还有我自身,都处在仰望的角度。

我是错了吧……

岁月是钝器,砸到身上不会很疼,伤好的过程感受也不会很深刻。然而,有一天,在人生的大道上,回头看那过江之鲫般的人群,才发现,我们缺失了,不够完整了。那缺口不是上帝的青睐,而是受伤的痕迹。爱,无能了。

祈愿也无能。“默哀”,已经失去了那样的心境。不想去安慰受伤的人,不愿意跟艰难生活的人们说“加油”。

不要让人受伤,不要去问:没事吧?与其讨论着低级趣味的话题,与其闲得发慌伤害别人,不如着眼实际,做能做的事,改变可以改变的状况。

只记得在冬夜,在自习室,有了现在的女朋友;

只记得自己的挂科越来越多,开始疏远他人;

只记得自己偶尔打开电台的那一晚,犹豫着又关上;

只记得那些与青春有关的日子,像四散在风中的纸屑,开始交错前进……

与青春有关的日子 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