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忘记时间

最近一次登录快盘,忽然发现登录界面上出现了 6 月 30 日后关闭的字样。

不知道你的家乡是否也有这样的店,天天喊着最后三天歇业,总是副破落不堪即将被扫地出门的模样。但总是三天又三天,打折又打包,撑了至少一年半载。我不知道快盘是否属于这一种,但如果是这一种,也许是好的。就像那个万年不更新的 饭否,破落归破落,但还是存个念想的地方。就像儿时的秘密基地,越是蜘蛛网,越是灰尘漫天,越是秘密,越是勾人。

我想,那些存在网盘上的数据终究会被我遗忘的吧,但并不要紧。

反正我已有太多的无所谓,它们像磨豆汁一样粗砺地被放进时间里。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快盘滚落到如此的下场,但现如今却有一种被摊平的感受,和别的说不出的味道交融在一起。

对于过去,我不开放心扉,也不愿开动大脑,我只需要 Hey Siri,wake me up at 8:30,明天自然会醒来。


每次登陆博客的时候,都不知道该写点什么好。也许是我太久没有写了,我好像无法展开,也无法收敛。无处与人去说,也无处想与人倾诉。于是我想告诉别人的只是最后的结果。比如:

  • 我吃过饭了
  • 我睡过觉了
  • 我爱过人了
  • 我受过伤了
  • 我绝过望了
  • 我说过话了

这样说完的时候,我可以省去所有故事和梗概,本来我就是个不会说话的人,也不愿意抓着被人掏出来,所以这样就好。简单明了,你知道了想知道的八卦,我也不用再次回忆想不起来的过去。

我相信未来看到这篇文章的人,都已长大,会买菜会做饭会炒股票不会轻易死去。时间是轻微的,浮浮地飘在城市角落,被眼泪打入地面,又随着别人的眼光重新着落。乘风飘去的灰尘让人艳羡,然而充满逼格的话语始终是在城里回荡,这些话语与这些灰尘一样,生而不自由却也忘记了初始的人设。

忘记了也好!

只是我不甘心,我仿佛能听到时间在我身上咔嚓咔嚓的作响,怎么能不感觉到后怕?

希望随时随地都可以再见那些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