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交织的羁绊 Story 2

Story 2、明天再见

走出教堂大门的莲洽“嗖”地抽了一下鼻子,深秋的季节要说冷也确实很冷,在空旷的教堂中尤为明显。仰望布满云丝的绯色澄空,在清风的吹拂下感觉尤为舒畅。对于莲洽而言本来是为了理顺心情才来这里的,现在却感觉一直在无关痛痒的地方伤脑筋。“成年人”的意见,莲洽总觉得似懂非懂,但是说到底,这些东西还是要靠自己决定。“现在又该做什么事呢?已经没有其他的可做的事了,但也不想这么快就回家,还是找个地方让头脑稍微冷静下比较好吧!”莲洽低下头摸了摸放在胸口准备在月台上阅读的小说,很自然地向车站走去。但是,说到底,除了自然之外,也同样抱着一点期待的吧。那个女孩子还在吗?

交织的羁绊 Story 2.1

时间的铁轨呼啸而过,未知的未来在前方等待……像是印证了莲洽的想法般,当莲洽来到车站时,眼前的情景简直如同像时光倒流后的重演般熟悉。少女依旧坐在长椅上呆呆地望着此刻太阳落山后变得色彩斑斓的天空,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东西一样。和第一次初见的时候一样,莲洽尴尬的站在月台的边缘,一阵无言。“该怎么办?自己先去搭话会很奇怪吧。但是要是就这样回去心里却会觉得有点不甘心。”当莲洽还在踌躇的时候,少女被莲洽遮住的阴影所注意,转过头来看向莲洽。“呃……”

“呀,你好”莲洽拘束的打着招呼。呆了一拍之后,少女轻轻别过了头,似乎有些怕见到生人般。只用着眼角的余光偷偷的看着莲洽,小声的打了声招呼“你好”。她像是害羞似的看着她膝盖上放着卡通小猫记事本。

“我打扰到你了吗?”莲洽小心的问道,虽然是深秋,但额头间已经微微冒出了汗丝。

她依旧是小声的答道:“没有。”简短的回答,总是给人一种陌生的感觉。只见少女匆匆的合上了那本一直放在膝盖上的笔记本,似乎害怕别人看到里面的内容般小心。从莲洽的角度来看,少女的头发和眼罩的带子随风飘动着,外貌上,应该比自己还小一两岁吧。不过,却没有给人留下应该与她年龄相符的可爱的印象,与其说漂亮——不如用端庄来形容吧。因此,即使那只眼罩看上去很显眼,但是很不可思议的并没有损害到少女的养眼度。玩具娃娃般无暇的容姿中,那份不协调的部分反而像是她确实存在着的证据一样。

“那个,我可以问你一个奇怪的问题吗?”在偷偷看了莲洽好久后,少女微微转过身来,稍微歪着头,看着莲洽“你以前和我见过面吗?”

“呃?”大概是这个问题太突然了,莲洽有些不知所措,但很快便反应了过来“嗯!”

“是这样吗?对不起!果然我们是见过面的呢……”少女急急忙忙的说着,生怕对面的莲洽会生气般。但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小,直到细不可闻。

“这个…其实也只是一面之缘而已啦。”莲洽略带说笑的语气解释道,希望稍微缓和两人间冷寂的气氛。

“好像是呢。”她说话方式很直率,只是,让人总觉得措词很奇特。

交织的羁绊 Story 2.2

“嗯”,之后便是久久的沉寂,夕阳渐渐落下的地平线,天空也逐渐阴沉下来……“两个人之间果然没有什么可以说的话题呢,该怎么办?”莲洽突然着急起来,“糟了,明明很期待她在这里的,却完全没有考虑过见到她后要怎么做。原本远远的看上一眼,再感叹上一句‘好可爱的女孩子啊~’明就够了了,我为什么还要站到她面前来啊!”

莲洽无意义的动了好几次嘴巴,还是什么话都没说出来,额头上的汗迹越来越明显……

“那个?”最后,还是少女先开了口,打破了寂寞。

“啊,什么?”莲洽有些慌忙的抬起头来,望向少女。只见她不知什么时候起已经站起身来面对着莲洽,双手拿着笔记本垂在身前,似乎有些紧张的看着莲洽。

“请问,你经常来这里吗?”

“嗯,只是偶尔来这里啦。”

少女,低下了头,恢复了开始的平淡的语气:“这里很安静,是个好地方。”

“是呢,这里可是个得天独厚的读书场所呢。”莲洽接过话说道,双手交叉在胸前“而且还能正大地体验‘STAND-BY-ME’哦。”

“哎?”少女诧异道的诶了一声,眼神中充满不解。莲洽自嘲的笑了笑,解释道:“就是在铁路上走啦,因为在这里玩的话不会被人骂嘛。”

交织的羁绊 Story 2.3

少女先是一愣,但很快便懂了我的意思,第一次笑了起来:“啊,原来如此,好像很有意思呢。”

少女手捂着嘴微微的笑着,原本暗淡的傍晚车站似乎因为她的笑容变得明亮起来。晚霞的余晖弥漫与少女的身上,似反射着亮丽的色彩。而莲洽,也被少女的微笑所吸引住了,就这样直愣愣的盯着少女的面庞,再也挪不开眼睛。

“千寻。”少女突然说道。

“额?”莲洽一呆,从刚才的发愣中回过神来。

“我叫千寻,名字是新藤·千寻。狮子会把孩子推进千寻的山谷里面的那个千寻。”少女如陌生人般冷冰冰的说道,仿佛刚才的微笑都是幻影般不存在。

“千寻?啊,那是你的名字吗?”,莲洽有些慌乱的回答她,“我叫麻生·莲治。”似乎还在为刚才的着迷尴尬。

千寻默念道:“是麻生吗?”

“嗯”,莲洽笑道:“叫我麻生也好,莲治也好,怎么都可以的。”

千寻稍微垂下头:“就称呼为麻生先生吧。”受到她优雅的微笑的影响,莲洽也露出了微笑,仿若就在这一瞬间两人间的距离逐渐消失。

“终于有话可说了。”莲洽这样想到,又稍稍转移了话题:“说起来,千寻还真早呢。”

千寻抬起头来好奇的问道:“早?”

“嗯。”莲洽应道,“上次你也是比我早来到这里的啊。”

“那是,因为我没有去学校上学……”千寻平静的说道,但是因为紧抓笔记本而微微发抖的双手却出卖了她内心的不安。

“你…没有去…学校吗?”莲洽对于少女的回答不知所措,原本交叉于胸前的双手也放了下来,略带僵硬的回复着。

“是的。”

“啊,这样啊。”虽然莲洽很在意是怎么样的情况,但还是不好意思对一个才认识几分钟的女孩问出口,只好抓了抓头发,继续习惯性的应到。

“嗯…”

两人间一阵无言,对话到此为止了,又回到了开始时像是在春天黄莺即将鸣叫前的沉默。天边的晚霞也渐渐阴沉了下来,傍晚的冷风呼呼响起,似调皮的手指般划过两人的发梢,吹动了彼此的发丝、少女的裙摆,在这寂寥的暮色中尤其的显得静……

“对不起。”千寻突然这样说道,从长椅那走了过来,“我马上就要回去了,请不要在意。”

“呃?怎么了?”莲洽继续着今天已经无数次的发愣。

千寻依旧向着莲洽走来,微垂着头,“这里明明是麻生的地方,我在这里会给你添麻烦吧,觉得你好像有点平静不下来的样子。”

交织的羁绊 Story 2.4

和想象中原因不大一样,莲洽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但也因为差了太多被惊到一下。对于千寻的认真感觉到十分想笑,但是此刻却不是笑的时候。莲洽急忙的说道:“完全不是那么回事,我也在考虑和你同样的事情呢!我在想,是不是因为我在这里,让千寻不能安静的读书。”莲洽几乎是大声的说出这些话来,因为着急,双手紧紧的攥成了拳头。

“差不多的事情?”千寻有点惊讶,停住了脚步看向莲洽。此刻的千寻完全从车站的阴影中走了出来,两人就这样相隔不足 1 米的面对面的站着,稍稍一愣,却又彼此都像是恍然大悟般笑了。笑声穿越了暗淡的暮色,久久的在空旷的车站回荡……

此刻的莲洽清楚的看到,千寻的脸颊红了。这么可爱的千寻真是不可思议的女孩子,有着洋娃娃一般的笑容,也能清楚的表达自己,却又像个孩子一样容易把玩笑当真,一会儿赌气一会儿又会害羞。就像是把内容和包装弄错了的生日蛋糕一样。

望向已经黑了下来的天色,莲洽突然意识到了还在家等自己吃饭的母亲,“——啊,糟了。天色不早了,我要回家吃饭去了。”

“啊,是这样吗?”千寻问道。

莲洽轻轻嗯了一声,本想说‘其实还想和你多说会话的’,但是却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的勇气——“你家在这附近吗?我顺路送你吧。”

“那个我想待在这里。”千寻又坐回了长椅上,半个身影隐没在月台的黑暗中,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可是,天已经黑了啊。”莲洽有些奇怪的问道。

“我想待在这里。”千寻的话语透着一丝坚决,黑暗中模糊可以看见她如开始一样抓紧了手中的笔记本……

“这样啊。”莲洽有些失望的转开身,准备离开。

“那个!”千寻突然抬起头叫了一声,有些害羞的问道,“我……还可以来这里吗?”说完便又垂下头别过身子,就像是受委屈的小猫般。

“当然可以啊。”莲洽转过身来,激动的说道,似乎在为下次能继续邂逅而高兴。

只见千寻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高兴的笑出了声道,“非常感谢。”

“啊,哪里哪里,不用客气的。”虽然不是很明白,莲洽还是反射地回答了,“那么,明天见。”

千寻小声的啊了一下,在阴影中隐约看见,肩膀猛的抖动了一下。莲洽有点担心的问道:“怎么了?”

“没事……明天……见。”千寻稍微有点颤抖的回答着,轻轻地向我挥了挥手,那样子真的非常可爱,对于长这么大还没怎么和女孩子搭讪的莲洽来说,完全已经脸红了。匆匆道了别,莲洽转身便离开了车站。

交织的羁绊 Story 2.5

黑夜,终于降临了大地,各家各户的窗户前也亮起了灯光。莲洽,回身望向来时的车站,少女的身影已经完全与黑夜融为一体,再也无法分辨了。

明天、将来、未来,谁又能知道命运之神的双手将要将你引向何方?那么,明天,还能再见吗?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