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天娃娃(第一话)

送你一个晴天娃娃,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题记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放屁。

记忆太散,故事太杂,我无法把那么多细枝末节串成一串,只能略带总结地回想。就好比花间十二声,你看着四季的风云变化,记述着个个回味的故事……

零、缘,起

故事那么长,写到关于你时,却又无话可说了。或许,本就不是会写故事的人。我们,终究什么也不算,对你的喜欢,还是败给了时间。承诺那么长,所有的约定都忘记了,或者与我无关。不管永远有多远,都要好好的幸福。

我想把这些心情写给你,算是我给你的礼物。因为故事写在纸上,总会有结局,而放在心里,等不到结局……

——致小简

壹、缘,分

小雨在学校公告栏后面偷偷贴上自己抄来的情诗:“我曾爱过这世上最美的侧脸!青春里的那么多思念,年少时的种种自以为是,可等到遇见你时,早已错过了你说的无爱不欢的年纪。”

小时候,小雨总是喜欢围在妈妈们身边,听一些家长里短。很久之后,听小简分析儿童心理学,小雨才明白,人的性格都是打小养成的。小雨喜欢自己打小就养成的心灵手巧、文静安逸,但多愁善感的性格总感觉要不得。

也许,这就是有那么多父母要注意胎教的起因。教育,不仅仅是要从娃娃抓起的。

书上说的,十岁之前的小孩子没有性别之分,只有童性。有一个笑话讲的是,“医院里两个刚出生的婴儿在摇篮里,其中一个问另一个,‘你是男孩还是女孩?’另一个摇头。于是第一个爬过去看了一阵后回到自己的摇篮里对第二个说,‘我知道了,你是女的,我是男的。’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穿的是红袜子,我穿的是蓝袜子。”当小雨把这个故事讲给小简听的时候,电话那头的小简不置可否。

传统文学老师说过,喜欢一个人,便要给喜欢的人讲笑话。那样就可以让自己喜欢的人每天都很开心。可是书上说的,所有的青梅竹马,都等不到彼年花开。不是因为彼此之间的不喜欢,只是因为太喜欢。

远处传来清远的笛音,恍恍惚听不清,品不出音调中的喜怒,心中却莫名凄苦。一个人,太寂寞,难免会想什么。小雨想这个时间小简应该会在自习室埋头苦读,两耳不闻窗外事。

想起自己第一个真正喜欢过的女孩,留着及腰的长发,浅浅的微笑。所以已经过了这么久,小雨还是喜欢在人群中留意有长长的头发的女孩。那个名为蓝雪的女生,只因为对小雨说过一声“谢谢”,便被小雨深深地喜欢上了。

那年,小雨六年级。

缘,分。

贰、缘,散

有一天,小雨在 QQ 上对小简说“我喜欢你”。小简问“喜欢什么”时,小雨却一时语塞,想了好久,还是不知道喜欢的是什么。其实,有些时候,连说喜欢你,都是一种奢求。明明可以感觉到的喜欢,却迟迟不愿意说出口。自以为是的结局,只有听到,才会刻骨铭心。

就像小雨曾经骨气勇气给蓝雪写的信,一封又一封,最后有一天,还是忍不住送了出去。那以后的日子,小雨总是怀着忐忑的心情。研究说人在空闲的时候总是会忍不住看时间,那段时间,小雨会以猜中手机上的时间为一种运气。而与蓝雪不期的相遇,被小雨当作了生命里一场又一场永不落寞的电影,背景是泛红的落日,又或是昏暗灯光下黄绿色的法桐。

美术老师说过,生活里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但当她面对小雨那抽象得一塌糊涂的大作时,却实在是发现不了什么地方是美的。也许这就和小雨认为所有的与蓝雪的不期而遇,只是因为每天都要在固定的时间去教室,固定的时间去吃饭,仅此而已。

故事里面的那么多的坚持,只是因为彼此喜欢了吧。爱一个人或不爱一个人都不是说说就可以算的,总要给自己一个机会,习惯着放弃和接受。可故事毕竟是故事,所有的主角,只不过是女生,与小雨无关。

在不懂爱的年纪,我们便已爱得死去活来,遍体凌伤,所有的措辞,只是因为第一眼的喜欢。曾经,总是要把喜欢和爱的界线分得那么清,一个天南,一个地北,没有交集,老死不相往来。谁说的,爱是淡淡的喜欢,喜欢是浅浅的爱。小雨总是以为,喜欢了,便要在一起,不喜欢,就算在一起,什么也算不上。可还是会为了那种浅浅的习惯所伤,努力付出了,却只是幻想。

小雨在人群里找了一个又一个长得像蓝雪的女孩,因为知道长得像,所以知道不是她。物是人非,所以可以毫不顾忌地盯着你,可某天终究是不能再骗自己,会遇到一个让自己不好意思面对的女生。

过了那么多年,小雨依旧还是个害羞的小男生啊!

叁、路人

初中毕业聚会的篝火映红了小雨的脸,因为靠得太近,脸上有种灼热的感觉。彩色的锡纸泛着翠绿的光,有种妖艳的色泽。那些一起有过交集的日子,在初中毕业分开之后,总是忘不掉,却也不能时时被想起。放在心里,落了灰尘。最后要那么努力才可以从新想起。

谁说的,忘记一个人要比记得一个人更容易?小雨以为要用喜欢蓝雪等长的时间来忘记她的。忘记那个夏日,在宿舍门口看见她在水池边晾长长的头发。忘记春日里她在柳树下静谧的笑,洒了阳光,安静而好看的侧脸。忘记……

小雨以为自己都懂的,所以从来都没有说过喜欢,可结局早就已经被预见。每次早操都会偷偷看她的侧脸,每次相遇她总是会低着头。写信告诉她,不喜欢她额前的刘海,不喜欢她戴眼镜的样子。她的回信,看了好多遍,可每次看,都还是那么认真,也从来不曾读懂。

开始和蓝雪的舍友熟悉,没有拘束。小雨偶尔会在信里面问候她们,叫她们姐,偶尔会坐在一起聊天,话题简单,相互之间关心一下,见了面打个招呼,摆摆手。后来,蓝雪搬到学校旁边住,不再坐同一辆班车回家,日子久了,小雨渐渐地忘记是什么时候那么认真地喜欢过。只是,偶尔会在中午吃饭时听见蓝雪班里的人偶尔说起谁喜欢谁,听的人不置可否。那是年少时我们最喜欢玩的把戏,在一起说着谁喜欢谁,其实在意的人是自己而已。

看着火苗燃尽,小雨把那根发丝也一并投到了火里。

蓝雪在信里说,知道头发是别人要了之后给小雨的,可还是给了。那信的最后,为什么还是说:“让我们做最好的朋友?”

有些话不说,我们就可以永远地在一起,算是朋友叫做蓝颜。可是还是说了出来,最后,我们成了路人,天南地北老死不相往来。

肆、放手

初中毕业后,小雨与蓝雪去了不同的学校,失去了蓝雪的消息。后来小雨听人说,原本两人都分到了同一所高中,只是蓝雪,转去了别的学校。没有结局,便匆匆放弃了。

小简说:等待,不是要等某个人回来,而是找个理由让自己不离开。可小雨还是满怀期待,两所高中就算不能在一起,可还是会预见。错过便不再遇见,所以遇见便不能错过。

再后来,蓝雪到小雨的学校找原来的同学玩,彼此便又见过几次。蓝雪剪了头发,依旧留着长长的刘海。小雨被人叫了过去见面,而两人之间却什么话也没有,连一句简单的问候都不愿意说出口了……

原来有好多话,都只能写在纸上或者在心里默念。所以小雨会在心里无数次的构想过见到蓝雪之后该说些什么,可真正见面时,却又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总有些感情是要被遗忘掉的。曾经的刻骨铭心、海枯石烂,终究是抵不过时间的流转。一个人的独角戏,谢了幕,连眼泪都欠安。

小简说:小雨,你就像个宝宝一样可爱。这句写在离别赠言上的话,让小雨开心了一夜。

想没想过,喜欢你的和你喜欢的如果不是同一个人,你会选择谁?恋爱本来就是自卑者的游戏,总是小心翼翼地守护着微不足道的幸福。所有爱过的爱错的,终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终究还是自己受不起。

伍、过客

小雨注意到小简,是转到三十班后很长一段时间之后的事情了。

那时小雨带着老大的不情愿回到熟悉的一中,就是在这破败的校园里度过初中三年时间。时隔半年,又回到这熟悉的谷底,可伊人不在,唯有相思。原以为刻骨铭心的喜欢,其实,什么也不算。

很久之前就有学长开玩笑说,谈恋爱要趁早,不然好的都被抢走了。小雨想,也好,就用三年的时间来忘记蓝雪,与喜欢等长的时间,刚刚好。那时小雨第一次发现可以在校园里找到那么多熟悉的面孔,原本陌生的感觉也一点点地消逝。

日子仿佛依旧沿着原来的轨迹,不会因为谁的出现或消失发生什么变化。依旧是紧张而繁重的学习,偶尔上课看小说,课间会做懒懒的广播操,会有无所事事的体育课,晚上宿舍里的打闹。

忘记一个人最好的方法便是喜欢上另一个人。而每个人都是有故事的人……

盈盈在打扫卫生时捡到吉祥写的情书,偷偷地看了。吉祥一味的单恋,便在班里天下大白了。不过当吉祥告诉小雨这件事让他帮忙时,小雨还是有些吃惊。帮忙这种事,记忆里好多人都做过,虽然实践告诉我们,最后那么多送花使者,都成了护花使者。

那时,我们的认识是那么的狭隘,一个人,谁先说喜欢便可以占为己有,虽然爱本来就是自私的。

小雨偶尔会跟着吉祥逛街,两个男孩,压过长长的马路,玩着 Stand By Side(一部美国铁道电影)。小雨很少自己买东西,在餐厅吃饭时都要犹豫好久才能做出决定。每次吉祥问小雨关于衣服的观点,小雨都只能给出一句不置可否的回答,找不出任何可用的意义。

有次吉祥拉着小雨去看手饰,挑着各种的耳环、戒指,又想起好久之前妈妈说过的送给姥姥娘一副豆瓣坠的事,还被夸很好看。妈妈说当时很高兴,只是早已是物是人非了。小雨早已习惯用忘记来逃脱痛苦了,只要不被提及,便可以安逸地苟活,直到最后便自以为真的忘记了。

盈盈说不许小雨叫自己盈盈,所以那之后在一起的日子里,小雨只叫盈盈猴子。盈盈的名字:侯盈盈。猴子说,连那个谁,都没有允许他叫自己盈盈。

谁说名字只是一个称呼?至少我们会在意某些人对自己的称呼,想让我的手机号在你的电话薄里有最亲昵的名字。

那个谁,指的应该是大婶,小雨的上铺。

高中男女不相往来的怪圈里,小雨以为三十班是个特例,因为他听过那么多女孩的故事。可故事总是故事,不是心事,自以为是。那么多年之后,对着熟悉的群组,却很少有人能出来说一句话。好多人都已忘记了名字,原以为熟悉的人群,只不过有三五个女生。

花了那么长的时间来看忧伤的文字,小雨唯一能想起的只有小四在《夏至未至》里写下的:那个男孩会教会我成长,那个女孩教会我爱。

原来,可以在记忆里留下名字的,只有可数的几个人。

那个喜欢过你的人,永远比陪你说话的人更重要!

陆、八卦

每晚还是在宿舍里各种八卦,偶尔小雨会给大家讲蓝雪的事。吉祥跟袁袁的关系不咸不淡,因为大家都不怎么喜欢袁袁。小雨想告诉大婶猴子应该很喜欢他。不过时间、情节都不对,每次都会逗大婶说关于猴子的事情,心满意足地听他喊一声“滚”。

吉祥说,袁袁喜欢班长,老毛。老毛就是宋国庆,据说生在国庆节,不过没人承认。吉祥说袁袁为了毛写了整本周杰伦的歌词。吉祥说他知道袁袁喜欢初中时的班长,毛是高中的班长,所以爱屋及乌地喜欢。喜欢一个人,就会不自觉地留意关于她(他)的一切。可更多的是臆测,越得不到,就越害怕失去。

每晚,说完大婶,便会扯到吉祥的暗恋,可宿舍里的人都不喜欢袁袁。喜欢一个人便注定了会义无反顾,喜欢上所有的优缺点,至死不渝。

小雨和袁袁是初中同学。小雨想起刚转到十三班的时候,袁袁他们那一群老同学便开始七嘴八舌地介绍班里的情况。袁袁介绍到班长时,已经顺带说出老毛已经有喜欢的人。喜欢一个人,连他喜欢谁都已经知道的一清二楚。有好多话,我们没说出口,我们以为别人会懂的,就像喜欢。可有时候却又要假装不懂,永远可以在一起,心与心的距离,不远,不近。

高二开始,分班前的一场课,吉祥在讲台上唱《就是爱你》,同学们都在下面起哄。年少时的那点心思,谁也藏不住。对于谁喜欢谁之类的话,总是会很快就传开。又是用多大的勇气,孤注一掷。

可是喜欢,与浪漫无关。

小雨总是以为,吉祥与赵楠在一起,是不是有一部分原因是要报复袁袁。喜欢一个人,便是用自己所有的好来疼她,可从没想过那是不是她想要的。

后来那么长的日子里,小雨听吉祥说着自己与赵楠的一切,每次碰见他们在食堂里吃饭。冬天,吉祥会去校门口买烤地瓜在教室里等着赵楠,放假时回早起送赵楠坐车回家。小雨相信吉祥喜欢上赵楠了,因为喜欢一个人,才愿意为她做所有的事。

只有被喜欢,才会被接受。

柒、换座

雪雪说,调整座位的时候要和小雨一桌。

高中班主任从大一一开学就开始严防死守,争取要把一切早恋扼杀在摇篮里。但却从来没有想过,这就像治水,堵不如疏。就好比大家常说的段子,我十年后连 Log(n)是什么都不知道,但照样活得好好的,我们学的和我们工作需要用的知识,从来都不是同一种玩意。

文理分科的前一个月,不知道是不是对于恋爱控制结果的绝望,班主任破罐子破摔,允许大家自主协调座位。

后面小雨上了大学,工作。看了无数部青春电影,听了无数遍同桌的你,却总是忘不了那个要和自己同桌女孩——雪雪。雪雪总是喜欢开小雨的玩笑:小雨,你为什么总喜欢笑,那么开心。每次说完,总会装作大人的样子深沉地叹口气。

那个时候雪雪和文娜一桌,吉祥说要和小雨一桌,但是小雨更喜欢和雪雪一桌。于是最后变为小雨告诉文娜,吉祥要和你一桌。

但是,有了这么多的努力和借口,最终,都没有变为我们在一起同桌的理由。

换座位的努力,最终还是无疾而终。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即将分科,即将走向不一样的未来道路,那个时候,整个教室都是人心惶惶的。换座位,需要班长和团支书的同意,那个时候,老毛是班长,袁袁是团支书。小雨想和雪雪一桌,却最终还是没有勇气说出来。所以,就算多年后老毛和雪雪分手了,小雨和雪雪,什么也算不上。

吉祥说,老毛小心眼的很,就像他不能允许赵芳与以前的同学说话一样。

捌、路人

星子是小雨的初中同学, 在毕业的同学录里写到:“我们算不算得上是个朋友?”那个傻傻的,说过几次话,在小雨和蓝雪的信中偶尔提及的女孩。自从初中毕业之后,便再也没有了联系。同学录里面的联系方式,又有几个能长久,又有几个被人尝试?

孙超有一次问小雨,为什么会认识他的前女友星子?那个时候,小雨一愣神,又想起蓝雪,那个名字和雪雪相近的女孩……

就算是过了那么久,那么久,某些人,还是会被你记得。

女孩子喜欢让她笑的人,可真正爱的,却是让她哭的那个坏蛋。可是小雨怎么舍得让蓝雪哭呢?所以也只好守着她的微笑,看着她在人人网上晒着的满满幸福。

玖、坏蛋

宝很幸运地成为了被小雨带坏的唯一一个坏孩子。那个时候,小雨转到了三十班。周边的同学,除了原来熟悉的初中同学,还多了一个人,便是宝。这让小雨一度有种幻觉,宝是自己的高中校友。

那个时候,小雨迷上了看小说,盗版的网络小说,路边摊买的,很厚的一大本。每买一本回教室分享时,围观的除了所谓的坏孩子,偶尔也会出现宝的影子。一来二去,宝和小雨成了好朋友。宝走读,小雨住校。在忙碌的高中生活里,走读生和住校生的交流玩到一起的,一般很少,很少。

记忆中的高中似乎十分漫长,宝与小雨看了无数本小说,坑了无数把 Dota,吃了学校里那么多难吃的馒头,也由此认识了许多许多女生。

这个时候的女生宿舍因为学校扩招,位于校外,很多女生中午都不会回宿舍,而是选择买好饭在教室里吃。小雨跟着宝,在教室蹭过很多女生的菜。后来小雨回想起这段往事,还不得不感谢宝,如果不是他在,小雨在三十班里能说得上话的女生,不会超过五个。

宝后面喜欢上小美,是在文理分科之后。那个时候小雨从来没想过宝会喜欢小美。因为小雨经常看见小美和别的男生在一起打打闹闹。知道宝喜欢小美的,除了小雨,还有一个女孩——宝的同桌小苗子。偶尔小苗子会拿小美的事打趣宝。

他们常常会因为这件事斗嘴,吵闹,甚至一度让小雨产生一种他们在恋爱的错觉。然而,小苗子和宝的关系一直很好,很好很好,却也只是朋友。

宝偶尔会和小雨说一些关于小苗子的事情,偶尔也会说,他一直都喜欢着小美。那个时候,已经高中毕业很久了。

最后一次联系宝,他说,他遇见一个叫小迪的,和小美很像,他要和小迪在一起了。

拾、如果当时

吉祥偶尔提起,孙超和石玉好了。小雨一脸茫然,彼年,小雨在石玉和孙超中间,却完全没有发觉。

其实,好多人,好多事情,总是与你无关的。曾想要那么努力地进入其中,最后,终究还是过眼云烟。时间久了,联系少了,关系便越来越淡了。流年里所有喜欢过的人或物,终究还是要搁浅。那时的岁月,如指尖砂轻轻划过,握紧时划痛手心,错过时,才知道喜欢的味道。

就好比学长谈起投资时,拿一见钟情举例,说一见钟情就是那种投资快,见效快。完全不符合社会规律,终究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然而,不管过了多少年,小雨还是为 QQ 里阳阳的笑所打动。因为,喜欢一个人,不需要什么理由。想起的,总是第一次喜欢的样子,第一次被打动的瞬间。

小雨对阳阳说,“忘记一个人的方法就是喜欢上另一个人。”阳阳说,“那你好好努力,让我喜欢上你忘记他。”

小雨告诉宝,他网恋了。喜欢一个人的时,便想让最亲密的好友知道,得到他们的祝福。就算是不喜欢,有没有一刻,会为某个人感动,想要牵起她的手,天荒地老?

小雨不知道,小雨只记得把《如果当时》的歌词抄给阳阳时,语音里的阳阳笑着说,“好喜欢这首歌,谢谢。”不由想起了以前那个对自己说谢谢的女孩,阳阳说:“自己也留着长长的头发。”

开始喜欢上阳阳,偷偷地给阳阳设置了隐身对其可见,每次看见阳阳的灰色头像跳动,小雨总是觉得两个人之间有些小隔阂。却从未想过自己从来不曾隐身,隐身对其可见形同虚设。

多少年后,小雨在聚餐玩真心话大冒险时,对一个女生说:“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那么是什么时候开始,对女生说喜欢也不会脸红了?

很早之前,小雨问阿太:“老和女生打电话都是说些什么?”那个时候,阿太和他妹保持每天两个小时飞信,两个小时电话。小雨说,阿太嫣然成为一个可以顶礼膜拜的对象。

其实,小雨只是厌倦了每晚与阳阳那么长的通话……

拾壹、分手快乐

幸福,一直都是自己要找到却又得不到的东西。柏拉图的永恒里面说的,“喜欢一个人,只要能陪着,看着她幸福就可以了。”说的也许就是这样的情形吧。习惯了喜欢,习惯了习惯。谁和谁说好的,相互陪伴,终老一生?

“你说害怕让我看见你白发的样子,最后连你的样子,都没有看见。”错过了,便是错过了。

小雨开始给阳阳打电话,相互沉默。偶尔会发一条短信祝彼此晚安,可那么亲昵的话,无论如何也开不了口。说过一百零一次晚安的人会一辈子在一起,就像是一个一千零一夜的童话传说。

小简在小雨的世界里那么突兀的出现,在小雨就要快忘记蓝雪的时候,突兀到让小雨回想起那么刻骨铭心的喜欢。

小简说:“一个人心里只能放得下一个人的位子,连其他人的影子,都找不到位置来搁置。”那个曾经那么喜欢过的影子,就这么远了。爱情里,多一点点,便已是一场错过。

最后一次和阳阳通话,她哭着对小雨说:“你也曾经喜欢过我吧。”

电话里阳阳哭起来的声音,有点哽,让人有种心酸的感觉。小雨想起阳阳曾经说的,你喜欢的女孩一定有好看的侧脸,因为我喜欢你说的那句“我曾爱过这世上最美的侧脸。”

“你说让我喜欢上你,真的做好了。”

“你给我写的歌词,我好喜欢。”

“晚安。”

“你有没有,喜欢过我,哪怕一瞬也好?”

时间过了那么久,小雨忘了是哪个混蛋说过,“放手,让彼此好好的过。”一直以为说祝福是最假的东西。就像是阳阳对小雨说,她的前男友又来找她了,他们又在一起了。

原来,说祝福真的很假。尽管,最后还是没有把祝福的话说出口。

“小孩,我们的幸福,只能是我给的。”

曾经那么多我们爱的人,最后都爱不了。曾经那么多爱我们的人,最后都不爱了。

那个为自己流过泪的女孩,就那么不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