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那些你不知道的事

这是一篇胡言乱语的文章。

有道是活到老学到老,用通俗的话说就是,“你丫永远不可能什么都懂”。因此每每因为不懂被人笑话时候,我常常用这样的话来安慰自己。也就是阿 Q 精神,所谓的精神安慰法。

抗生素用多了,细菌就会有抗药性。自我暗示多了,也就常常会不起作用。

去年年末的英剧《夏洛克》可谓是吸引了众多腐女的眼球,在女友的熏陶下,鄙人也看了这部片子。但是很遗憾的是,就算是被人提前告知此剧与福尔摩斯有关,我也愣是没看出来半分关联。甚至是福尔摩斯的原名其实就是夏洛克都不知道,原著是贝克街 221 号在《夏洛克》中是 221A 号等细节更不用说了。

说实话,从小到大我就没看过福尔摩斯的小说,以至于当和女友讨论起剧情时被鄙视了很久。现在想想还脸上发红,女友每次拿这件事笑话我,我便会像《中二病也要谈恋爱》里面的勇太一样在床上打滚卖萌,拼命暗示自己忘记。

同样因为种种无知加装逼闹出来的笑话多得数不清了,久而久之,也就脸不红心不跳了,但是还是有一次在众人面前的出丑让我印象深刻。

那还是大一的时候,计算机文化课需要每名同学在期末的时候上台当着大家的面介绍点与计算机相关的东西。当时我是此专业的课代表,所以准备的尤其认真,加上当时自己因为接触计算机比别人早,懂得多,所以就装逼地翻译了一篇关于计算机界面的文章在 PPT 里面。

轮到我讲的时候一切都很完美,PPT 中比较难的单词我都直接脑补过去。直到谈到界面的分类的时候,GUI 和 CLI 的时候我直接读成 GUI 界面和 CLI 界面。这还不算,当时 GUI 这个单词我是一个字母一个字母读的。当我下台的时候,就被老师赤裸裸的打脸了。老师先简单表扬了一下我,说我准备得很充分。然后就开始纠正错误,GUI 是指 Graphical User Interface(图形用户接口),读作“归”……

因为计算机专有名词读错闹的笑话真是太多,细说起来得有个三天三夜。什么 Java 不叫家娃,什么 GNU 不叫 G-N-U,什么 SQL 不读 S-Q-L,等等。

计算机的名词读音就算再蛋疼你还是得学,对不?于是,在博主战战兢兢学习 3 年后又一次迎来众人面前出糗的机会了。

当时选修了一门名为《新技术讲座》的课程,同大一一样,老师要求我们每个人做一份关于最新技术的 PPT。因为装逼,博主便把当时 OSC 济南线下交流会上的 PPT 打包发给了老师。于是,最后一节课的时候,老师很高兴,进来就表扬了我,要我上台讲解我的 PPT。可想而知,演讲的效果有多糟糕。

叔本华说人生其实就是一连串的苦难,当时听起来觉得很二,现在想想也就是那么一回事,从无知到学习的过程,这一路得有多少够你受罪的。从小的时候你缠着爸妈问这问那,什么为什么星星会“眨眼睛”啊,为什么开水会冒泡,为什么……到你自己开始学习来了解你想知道的一切,小学读完了要上初中,初中后面还有高中大学,找工作后你发现还要学。

等到你懂得越来越多,甚至是在某个领域完全超越了周围的人时,似乎苦尽甘来了。这个时候的你往往会有一种自我膨胀感,你会以一种鄙视的眼神看着周围的小白,对于别人的提问以一种极度欠扁的语气回答。

但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无间道》里倪永孝曾说过:“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因为你的自负和无知,迟早会被别人纠正错误打脸。然后嘲笑加害羞之后,又是苦逼的再学习过程。所以微博里面最好玩的地方就是可以看某些专家学者公知在那边叫嚣,然后被人赤裸裸的打脸,噗!

所以,总的来说,还是低调点好。现在的我,往往更喜欢看别人回答提问,轮到自己解答的时候,也是小心翼翼考虑很久,百度对比后才给出答案。但是,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遇到被打脸的时候,害羞的同时,还是恶补不足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