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那些花儿

巧合其实无处不在,只要留个心眼。上午的时候,我想今天的文章就写“那些花儿”吧。下午的时候,校广播台就在放范玮琪的“那些花儿”——“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为我开着……”

母亲是一个爱花之人,家里曾养过许多花花草草,很多都慢慢枯萎忘却了,印象较深的一个是茉莉花。之所以印象深刻是因为茉莉花开,极芳香。如今想来,只记得是很香,甚至有点美化的意味,真正的记忆却已经淡漠了。花儿小小的,本来是白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地变黄色。届时,母亲会把花剪下来,晒干后可以泡茶来饮用。至于茉莉花茶的味道却没什么印象,想来不是很美味。不知何时,不知何因,茉莉花淡出了我家的生活,不见了。

另一个是含羞草,记得这个的原因更明显,因为它很好玩。只要触碰叶子经脉,两边的叶子就会合在一起,然后垂下来,相当有意思。似乎以前我还对它做过一些小实验,检验何种程度的刺激不会引起人家害羞。现在想想,才发现家里曾经有过的小动物或者植物都是不知不觉就不见了,若不是忘记了,就是事情发生在我上学期间,而我又没注意到。╮(╯▽╰)╭

最后一个是水仙,理由是她长在水里,不需要泥土。也因此觉得水仙很纯净,但,其实那只是错觉。我家的水仙花冠色青白,花萼黄色,花被 6 瓣,中间有金色的副冠,形如盏状,花味清香,所以叫“金盏玉台”亦名“酒杯水仙”,花期约半个月。曾经写过一篇作文就以水仙为对象,题为“凌波仙子”。而且,水仙常常在春节期间开花,那时大家齐聚一堂,水仙花是很漂亮的装饰,相当能吸引弟弟妹妹们的注意力,防止他们捣乱。

“但是,如今这里荒草丛生没有了鲜花;好在曾经拥有你们的春秋和冬夏……”

说是荒草其实不确切,应该是芳草,现在家中养的是芦荟和兰草,对它们的印象不多,可能是因为我远在山东,很少在家。不过,在家的时候,都是我给它们浇水。

“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她们已经被风吹走散落在天涯……”

——云儿

蒲公英

矛盾的文字

文学是指以语言文字为工具形象化地反映客观现实的艺术,包括戏剧、诗歌、小说、散文等,是文化的重要表现形式,以不同的形式(称作体裁)表现内心情感和再现一定时期和一定地域的社会生活。

有时候,也只是随便写写而已,并没有想要表现内心情感的想法。但是,感觉很有意思的是,情感就像水流一样在字里行间流动,不禁让我想起了《虫师》的淡幽和她那些活着的文字。不过,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莱特,也许传递给别人的感情会千差万别,甚至南辕北辙。于是,我时不时地回顾自己所写的文字时,也能从中发现一些新的感情。但是当时我应该没有那一层的意思,至少在显意识上是这样的。

显意识和潜意识如同光和影一样相生相灭。大概,在不知不觉中,潜意识躲开了监查官,将一些思想注入到我的所书写的文字当中。而当我回顾时,这些情感就像春天到了一样,争先恐后地破土而出。有时让我十分惊喜,有时让我羞愧万分。

其实,把自己所写的东西给别人看,就像是脱光了衣服站在大街上一样让人难为情。情感这种东西,无论怎么说都是比较私人的。再加上,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在我文字也会显露出我的许多缺点和懦弱,卑鄙等等。但是却又像皇帝的新装一样,明明大家都看见了,却未必认为自己看见了,或者认为自己看错了。当然有时候,是真的看错了(笑 =W=)。

但是,人又是社会的,希望得到他人的认可与接纳,希望别人了解自己。于是,我们也需要展示自己。就像模特或者公众人物一样,出现在镁光灯下。

——雨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