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听着奶茶的甜美的嗓音,便是一种恬静的享受。冬日里的午后,音箱里放着那首“听,是谁在唱歌”,像是有一种魔力般的感染,让人回忆许久。而仔细回想,都是种呼唤……

音乐,生活的百味

cover-image

如果说生活是百味的季节,那么音乐便是回味的片片落叶。

喜爱音乐,因为音乐如生活中缭绕的云雾,诗化了单调与平凡。看书时让一首轻音乐慢慢地在身边飘起,眼前便铺开章节中的情境。入神了,自己也幻化成书中的角色,在音乐的侵染下演绎童话与传奇。若是生活中有了苦闷,音乐如展开思绪繁节的巧手。倾听不过几分钟,怒热就渐渐的冷却, 繁杂渐渐的舒展,于是心平,于是气和,于是一切归于安守。用音乐来点缀生活,虽不可旋转人生,却衬托了生活的美好;营造了温馨,化解了纷繁。音乐的感染是落叶铺满小路的浪漫。

喜爱音乐,因为音乐有韵律种种,这韵律是生活的脉搏。兴奋时开启音响,找个激昂的曲调。不自主的随着节拍跳动,幻想自己站在华妆的舞台,在万众的惊慕和呼喊中成为焦点;忧伤时带上耳机,听一曲或钢琴或吉他伴奏的独唱,遐思自己在空无的大厅,边拂动手中的乐器,边让音乐边打心中的哀愁,不知不觉音乐载着心绪流动。回到现实,目明心朗,再加上一种说不出来,唯有自己明白的满足,作为韵律,音乐是夜落至手边的感动。

最爱音乐,因为音乐唱出了心中久久不能道明的话语。陪着她徜徉,于耳畔响起。

那首,循环的单曲

cover-image

已知的老歌里,罗大佑、张艾嘉先后用他们忧伤略带磁性的歌喉唱着《光阴的故事》:“春天的花开秋天的风以及冬天的落阳,忧郁的青春年少的我曾经无知的这么想。风车在四季轮回的歌里它天天地流转,风花雪月的诗句里我在年年的成长。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一个人,就在那多愁善感而初次等待的青春。”曾经很长一段时间喜欢这首歌曲。而“凄雨冷风中,多少繁华如梦”,人生的真谛便是如此。淡淡地忧郁如同流转的风车,悠久平淡。繁华如梦,往昔的青春年少,到头来,都如昨夜的轻梦……

小时候的我很喜欢一整个下午一直听着某首歌曲,一遍又一遍。每当父母上班一个人在家时,便会放着那盘仅有的老磁带,听着蔡琴的“你的眼神”、苏芮的“牵手”、孟庭苇的“野百合也有春天”。而每一首歌曲里,唱不尽、道不完的便是那些思念与深情。久远而又熟悉的旋律中,带着曾经在这片苍穹下吹拂过去的约定,永远的流淌在你我如同钻石一般的记忆银河之中,闪烁成为无数人眼瞳里面心悸和疼痛的故事……

常在一边看书时一边听着某段不知名的曲调,就像此刻的我写下这段话时,耳机里重复放着文首的 MV。一样伤感的曲调,一样的深情,让人忍不住听了一遍又一遍。想起有人说过:音乐是最为接近神的语言。那么究竟是怎样一段曲调,怎样一种歌喉,怎样一番情思,让你将整整一首歌曲,一遍、一遍地单曲循环了呢?

谁的歌声,像是塞壬的歌喉,拂拭着人们心灵最脆弱的沙洲,带来天空瞬息万变的风景,奏动了锈迹斑斑的的琴弦……

那些,消失的声音

cover-image

人总是要走出去很远之后,一回头,才会想起那些消失的声音。

歌曲与歌曲的更替,乐坛上新人换了旧颜,有多少曾经让人难以追怀。

我曾希望那些优美的曲调能够留存的久远些,但它们大都沉淀在记忆里面。随着一些人的离世,那些相似的声音就此弥散在空气中,再也无从唱起。

而那些声音的消失、溃散,是多么的令人伤心欲绝的事情。人生易老天难老,飞花易逝,岁月无情。就像在某种声音中颤动过的空气,一转身,已经默不出声,或者出现在另一端声音里……

回不去的地方叫去过,忘不了的东西叫记忆。那些消失的曲调一直被深埋与脑海中,终将在某刻被唤醒,重新浮现。

听,是谁在唱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