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遗失的美好

如果海会说话 / 如果风爱上沙 / 如果有些想念 / 遗忘在漫长的长假 / 我会聆听浪花 / 任记忆里的爱情 / 在时间潮汐里喧哗,我会试着把那一年的故事 / 再接下去说完。

——题记

不知什么时候起,我睡着了。此刻,我猜,该是某个秋风乍起的午后。我蜷缩在外婆家门口的大藤椅上,头枕着小棉垫,身披着阳光,就这样定定地入睡了 ,那倾洒于身的光线已然没有了夏日的灼热,略显温和的温度辐射于这个清冷的初秋,让人不由得从心底萌发出阵阵温暖。

在这样一个温热而舒适的午后,我坐在外婆家的门口同外婆一起晒太阳。调皮的光线透过门前大榕树上枯黄的树叶间隙在地上投射出斑驳的亮斑。也同时投射在窗前、门上,随着轻风的吹拂不断地跃动着、追逐着。树梢上那只不知名的鸟儿偶尔也会叽叽喳喳地叫上几声,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在述说沐浴阳光的喜悦?

渐渐地、渐渐地,四周开始安静起来,不断刮起的微风颓然离去,枝头那只扰人的雀儿也似入定了般消了声迹。偌大的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了阳光和我,一切的其它都好似消散了踪迹。不知何时起,我也睡着了,四周静悄悄的,只剩下光线依旧温柔地拨动着我的眼皮,试图挑开我的双眼。

可是我的感官却依旧清醒着,整个人似梦似醒,灵魂好似脱离了躯壳,俯视四周。远处街头马路上,一辆辆老式拖拉机哒哒而过。隔壁的黄奶奶正坐在门口,咔嚓的修剪着前些日子才摘的老南瓜藤,准备晾晒。一直四处觅食的野猫从我跟前走过,擦过我的裤管,轻声的哼着“喵”,见无人理会便又渐行渐远……

而这一切的美好终究似梦一般破碎,那方记忆之中的阳光此刻也离我远去。那年年末,随父母离家去厦门谋生。都市的生活永远是喧闹的,白天的车水马龙,夜晚的灯红酒绿,没有了昔日小山村中的那份宁静与安详。而一座座拔地而起的楼宇,已然将阳光挡住,仅仅留下片片阴冷。突然想起自己很久没有像儿时那样毫无心绪地安然入梦了。一次次地从梦中惊醒,想起未完成的学业、计划,我的身后总是有一根温柔的鞭子,在鞭挞着我、激励着我,要为来日的生活奔波、奋斗。

有些故事,有些情思,终究只能发生在我们童年的时光中。那时,我们可以有大把大把的时光来坐在草地上,数天上飘过的云朵,唱着最为童稚的儿歌。困倦的午后时光,喧闹的庭前树梢,外婆在那里慢慢的讲述的久远的传说。时间流逝,那些大把挥霍掉的日子,已然成为此时最为珍贵的记忆、瑰宝。飞扬的岁月、两小无猜的豆蔻年华,那些存在与头脑中的不尽故事,或属当时,或为过去。就像是那缕阳光,穿越了光与影的距离却终究只能在衣襟上留下一抹倒影。

那方小天地,早已远去了。国庆时日的返乡,却发现昔日的院子早已拆迁。我哭诉、我追寻、我叩问,回应我的仅有天地间的那一道风声。

童年,那段消逝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