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あなたの夢は何ですか?」この質問はよく聞かれている。違うときに、同じ人は違う夢を追う。いくつになっても夢を持ち続けているとハッピーですよね。そんな夢に向かって何か努力をしている人って輝いていますよね。 ...
之前看 Linus Toward 在去年的某次采访中说到的好代码坏代码,当中提到了逻辑的精简,能用更通用的逻辑减少 if else 的判断在某种程度上可以使你的代码变得更好。最近一段时间重构了部分老代码,也 Review 了不少代码,对此观点深有感触。 ...
  有人说,记忆就像一首歌,你记不得它的词,却忘不了熟悉的曲调。香香姐姐说,记忆就像是陈年的女儿红,时间愈久才弥香。而我说:记忆,就是已经结痂的疤,每一次被迫想起,都扯得血肉模糊。   这不是一首忘记了的诗,而是一首由忘记组成的诗,它被我选择遗忘了八年。 ...
  如果有人和我说小孩子什么都不懂,阻止他们玩电脑、看电视很容易的话,那么我的经历绝对会告诉你,你丫太天真了。   这不是我的血泪史,严格意义上说是我爸妈的。 ...
  这是一篇胡言乱语的文章。   有道是活到老学到老,用通俗的话说就是,“你丫永远不可能什么都懂”。因此每每因为不懂被人笑话时候,我常常用这样的话来安慰自己。也就是阿Q精神,所谓的精神安慰法。   抗生素用多了,细菌就会有抗药性。自我暗示多了,也就常常会不起作用。 ...
此文最初发表于咚门博客,作者我偷懒就在自己的博客CP了一份   过去到底有什么呢?为什么会让这么多人怀念,甚至是想回到过去?本想一点点梳理细说那些难忘的点点滴滴,却总记不起曾经的刻骨铭心,只剩下些支离破碎的片段可以回忆。 ...
  写博客的时候最期待的就是遇见形形色色的人了,有时候能遇见这样一个可以聊得开的人,然后能交个朋友,其实真是一件非常舒心的事。下面节选了我和一位博友的来信,期待能遇见一个未知的你,和你交个知心朋友。 ...